Bailout 特别援助

Bailout 特别援助


本·伯南克在9月24日的国会山听证会上,我就坐在他后脑勺旁。

Bailout在2008年9、10月份成为一个热门词汇。银行家们在fail out 之后就寻求Bailout。特别援助是保尔森、伯南克开出的救治美国经济的最后药方。可是美国病人太多了,该先救谁好。

那段时间几乎每到国会山,都会看到示威者聚集。“Bailout People not the Banks!”口号整齐有力。国会山看门的还让抗议团体如“粉红代码”(Pink Code)等进入国会山示威。可是Bailout people,要怎么入手。银行要倒了,汽车巨头也要倒了,航空公司也兼并了,只有公务员们独自偷笑。弗吉尼亚东部大多数的社区,依旧泰然自若,他们大多在国防部或者五角大楼工作,再怎么影响也影响不到他们。CIA每年还要花掉美国数百亿美元的预算呢。

在美国旁听听证会,十有八九是不需要任何证件任何预约的,除非话题大热或者你运气不好。听证会一般在国会山附近的各参议院、众议院举行。你只要找对地方就可以进去。进去之后先经过类似机场的安检门,相机等设备都可以任带。然后便可以按图索骥找到你所要去的地点。墙上的索引图还印着各议员办公室号码,奥巴马、麦凯恩、希拉里等赫然在列,虽然他们常常不在办公室,但也算是他们官方据点。美国佬真开放啊。

进入会场,如果是媒体记者就可以大摇大摆坐上位置较好的记者席。摄影记者的活动范围还更大,一直可以爬到众位参议员的桌子前。其他旁听观众也有椅子坐。我看着可怜的伯南克先生,在周三早晨的听证会上,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证人席上。对面是一溜来势汹汹的参议院,参议员的椭圆形座席下面,一堆黑压压的“大炮”对着他不断猛拍。只要他一举手一投足,快门声就像暴风雨一般。他就像一个孤独的辩手,落寞而憔悴。

保尔森和伯南克在那时是一切压力的重心。他们需要在几天的时间里说服国会通过他们的7000亿救市计划。可是议员们看来对他们信心不足,或者早已怀恨在心。每个议员都有发言机会,一般他们会先来个长篇大论,最后才提出问题。保尔森和伯南克刚一回答,如果不对他们的意思,他们还会立马打断。有时还加上假惺惺的一句:“I don’t want to interrupt you, but I will.”(我不想打断你,但我还是想这么干。)盘问完毕,他们还可以提前退席,留下二位证人要一直苦守到最后。

第一次投票,众议院否决了提案。导致道琼斯指数创下历史记录的狂泻。后来,参议院出来打圆场,投票通过促使众议院重新投票,这才勉强通过。这也是美国政治制度的自圆其说的方法,总不能僵在那里吧。不过市场可不含糊,议案通过当天,大涨400多点。但没两天,又以狂跌600多点示威。7000亿救市计划通过了,但美国这个病人什么时候才能复原,看起来还有那么些年头。

参加完听证会,还可以在参议院地下室花上14美元吃上一顿自助餐,虽然菜品选择不多。但服务员居然主动不要小费,也不加税。大概这是国会山为人民服务的一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