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bridge 伍德布里奇

Woodbridge 伍德布里奇

不知为什么,Woodbridge成为我半夜梦回时想起的地名。

它是弗吉尼亚州威廉王子县的一个小城市,我造访他只是去年10月15日奥巴马和麦凯恩第三场总统辩论进行到一半时的夜晚。但我为何还会想起它?是不是因为Giant超市里,4块5刀一瓶的白葡萄酒,也叫Woodbridge?

那个时候,我们有时在宿舍饮这种价钱便宜而味道甘醇的白葡萄酒制造一点历史感,或者现实感——整个美国大选报道行程太超现实了。所以饮酒这种本来带你进入超现实的事情反而负负得正了。

但显然,更让我清晰记住的是,那个晚上我们去Woodbridge采访威廉王子县共和党人观看总统辩论的聚会。那是在一个酒吧,女主人是一个富有阶层,不只有一处房产,似乎有拉美血统,她表达了如果奥巴马上台对税收政策改变,她可能会考虑把酒吧卖掉的想法。

而酒吧里,大多数是中老年人,他们大多从华盛顿特区的政府部门退休,生活稳定,政治态度温和,对中国友好。所以他们支持麦凯恩和佩林。酒吧里卖着“Team Sarah” 这样支持佩林的T恤。我一直好奇大选之后,这些失败方的物品如何处理。只记得投票日结束后几天,在Alexandria的步行街,麦凯恩的帽子半价处理也无人问津的样子。同样,在华盛顿西北角的Friendship Heights,奥巴马的玩具卖光了,而麦凯恩和布什被双双降价处理。

然而我却怀念那天晚上酒吧的那些人。他们属于能把自己拾掇好的一群,对人礼貌,克制,对待自己喜欢的事情却十分投入。临结束的时候,门口的一位胡须男子向正在散场的人们询问,是否能在投票日到投票站做拉票的义工。他认真地记下了每个感兴趣的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尽管,一切在最后证明是徒劳的。共和党自1964年以来首次在弗吉尼亚州失败。这一关键州的失利是麦凯恩失败的重要因素之一。

这也是我后来读到的一种趋势,美国城市的郊区化(suburbanization)运动,正改变着美国的选举政治版图。原来偏向保守的州,像弗吉尼亚,因为靠近自由派的华盛顿,大量的自由派精英越来越多住到郊区,改变了他们所居住地区的政治力量对比,从而使选举的天平颠倒。

但现在那些共和党群众们,应该也一样围绕在奥巴马的周围,向着如何让美国摆脱经济危机而努力。那是一种大厦将倾的王朝背影。而同一场经济危机,在中国来说,是成长的烦恼,是20多岁年轻人碰到的低潮,未来他们会和美国这些大佬共舞,学会与他们共存。

不知道,老板娘有没有把酒吧转手,而当时在座的每个人,是否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