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28 16:24:32  
    桥东里君近日到南都主政《阅读周刊》,这也宣告了他四年半南周生涯的终结。在2006年12月28日的南周年终特刊里,他留下了在这份报纸的最后一篇文章。

    桥君从经济报道回归书斋,我是衷心替他高兴的。因他仿佛天然为书而生,而且是这个芜杂世界为数不多能够静心自养的年轻人之一。

    尽管桥君没有离开南方集团,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仍然像是宣告了一个小时代的结束——我们都离开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这两个当时视南方为乐土,而且双双以“皇军”身份进入集团的热血青年。

    五年为期,当初我们的“处子之身”与南方的合同一签就是五年,我早早地以一种激烈的赔偿方式,在第一年又五个月便宣告离开。而桥君,在最后的半年即将来临时,也做出了他的选择。

    果然挡不住光阴,无论以我疾驰的姿态还是桥君徐行的步伐。太阳神的金马车从我们的身躯上滚过。我们从一度的隔榻而眠到如今的江湖相望,在彼此之间的世界里,空间越来越拥挤了,噪音盖过了声音。

    南方也不早是那个南方,沈刘分道,小龚败退,南程北上,桥君的南周老师老冯去了他一度最看不起的21,引我入门的21的柳君却到了南周。南方像一个大巢,新鸟来投,老鸟绕枝。

    五年过去了,理想的天堂已不再纯粹,现实的土壤也成分驳杂,桥君的选择是一次适时地回归内心的旅程,拥有书籍的故乡是温暖的,有时候脱离轰轰隆隆的经济机车,只需要跳下铁轨,头也不回地听任内心的指引。

    为不纯粹的时代中的一次纯粹的选择叫好。

Kongfutea

Li Zixin is a journalist, writer, international traveler and "story curator". He is the founder of China30s.com (中国三明治),a story -telling community for the "sandwich generation" in China.

这是李梓新的个人作品库,同名公众微信请搜索cnmediaorg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