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气息自然是和上海不同的。

这种北方的冬日,在耀眼的烈日下驱赶不走的寒冷,这种冲突带来独特的质感,一切的纹路清晰可见。

站在略显颓败的胡同,我闭眼,让光晕笼罩。颓败而又坚持存在,至少说明还有故事,有地气。总好过一切被捯饬后,显得洁净有序得无趣,后者就是上海。

这一次,我惊讶于北京在文艺上依然比上海开放那么一点。比如独立书店的资质,是很容易申办下来的,“只要不用民宅注册,很快就批下来了。” 而在上海,不知要黑道白道耗多久。比如散布几个区域的文艺小剧场,尽管座椅破败,但仍然提供票价不算高昂的小剧目。我看的孟京辉的这一部《枪、谎言和玫瑰》中,我惊讶于这样的台词:“我要打电话给克里姆林宫最大的头头,我要用电熨斗把他屁股上的褶皱熨平。” 我觉得这样的台词,根本在上海没法存在。

然后,我同样震惊于中央部委的同学,不用强制每天刷“学习强国”,“但是地方上抓得很紧,每天半小时”。

但是在2019年的中国,谈论这些,多少有点五十步笑百步。一方面是经济的下行,另一方面,是文化创造力的萎缩。再一方面,是人们的不安全感和不开心感。外部的挑战持续在那里,而内部各种神秘主义的操作,让一切没有规则可言。

 

 

 

 

 

Kongfutea

Li Zixin is a journalist, writer, international traveler and "story curator". He is the founder of China30s.com (中国三明治),a story -telling community for the "sandwich generation" in China.

这是李梓新的个人作品库,同名公众微信请搜索cnmediaorg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