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更南的南方去

往更南的南方去

2007.01.28  
 
     此刻我正在南海上飞翔,马上要飞到越南的上空,接近一个叫做“会安(Qui Nhon)”的城市,然后是胡志明市。两个小时后,我将抵达吉隆坡。

    因为长期的飞行,我几乎成了一个“飞机博客者(Air Blogger)”有没有人给出过这样的名词?或者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这才是真正意义的“移动博客”。只因为只有在飞机上,这样半限制的环境里,我才能专心致志地完成一篇博客,而且通常地,对于一种移动的状态,从此地到彼地,从这世界到那世界,人会比较有感觉。

    这是我第一次出国。时间是2007年1月27日。100多年前,我古老的乡人们就从我的家乡出发,坐着危险的红头船,搏击风浪,往南而去。他们是寻找一种生活,那是人在窘迫困境之中的求生本能。在一个距离与到北京相当的海洋上,划着船,一片汪洋看来似乎更加迷茫。往南,往南,去往“红毛番”和黑皮肤的领地,外表看起来总显得文弱的华人,如何在异乡另造出一个新世界呢?

    伟大的祖辈们不仅做到了,而且还将那片土地几乎变成了自己的新领地,他们以中国人智慧的大脑把当地的经济命脉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他们以自己的文化深深地濡染着那一片土地,并不断继续往全世界的各个方向散播,为今日的后人留下文化研究的绝好素材。

    在飞机上,只看到一片云海,或许南海本来就水天一色。巨大的海洋里,很难想像那弱小的红头船如何穿越波涛。那时的航程,往往要走上月余,而如今,只需要区区三个半钟头。

    往南去, 往更广阔的海洋去,这是一种自我疆土的开拓,人的边界有天生的,有社会的,有自我的,有各种各样的因素,但我们总要有那颗不断去Break through的心。 

    下南洋,我遵循祖先们走向世界的第一步,跨越了一个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