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奔向过去和未来的飞行

同时奔向过去和未来的飞行

2008年 8月 18th . •
此刻我正在无边的太平洋上。为了穿越这个大洋,多少中国学子前赴后继地努力着。

我们度过了漫长的一天,2008年8月17日这一天对我们来说有40个小时。飞行的时候,脑子里有几条时间线同时穿梭着,北京的,起飞地首尔的,目的地拉斯维加斯的。还有,要弄明白过来国际日期变更线时间怎么算。飞机从首尔的晚上9点起飞,花了6个小时来到变更线就到了8月18日早上6点,然后继续往东去,而时区也在同时努力地奔跑,我们将再花另外5小时到达8月17下午4点的拉斯维加斯。这个时间,比我们在首尔登机的时间还早。飞机让我们回到过去,回到历史之中。

机舱就像一个沉睡的游戏厅。黑暗、沉寂,却有很多电子荧屏在闪着。大多数人选择看电影,然后电影很快就把他们带入梦乡。人们像一个个沉睡的婴儿,却被突然集中到一个拥挤的客厅。

飞机还在继续对抗着地球的自转,对抗着时间。这是我有生以来最长的一次飞行了。

It’s Time。做记者的时候未能实现的梦,今天以另外一种方式实现了。我带着一班中国孩子穿越太平洋,来零距离观察美国大选,还将以记者的职责报道出来。

我其实并不是有美国梦,但对于人类社会里制度这么精密,社会文明这么发达的一个国家,是该用平视而又认真学习的态度去切入的。地球正在我面前转动,展现另一个半球的样子。而人的大脑里,同样有着东西半球。另外的半球需要激活。

一切似乎准备了很久,一切又似乎突然降临。我们飞过了我从小在地图上熟习的很多地方,我们掠过了日本海,掠过了堪察加半岛,掠过了阿留申群岛,还将飞越旧金山和死谷。对于一个从8岁开始每天捧着世界地图册的孩子,这就是一种精神上的自我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