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盛顿

在华盛顿

在华盛顿住在城西北的一个国际青年公寓里,该公寓名曰“Consulate Apartment”。但是里面住的最多是未来领事,一大班来自全美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青年们,拥挤在这里为了未来在华盛顿一张粮票打拼。

他们当中的相当一部分,每天在国会山附近的各参议员众议员办公室混迹,当当这些头脸人们的实习生。虽然我到目前还没发现是否有真的白宫实习生,但是看着每天进进出出apartment的各色姑娘们,里面出出两个莱温斯基还是有可能的。

而我稍微能了解的生活便是国会山小伙子们的。因为同宿舍有一个为佛罗里达州众议员干活的,该生络腮胡子,疑似有色人种,房间里各种衣服一律以自由落体状堆满地上,其杂乱姿态和他脸上胡须无异。但是每个周末他会架起小桌子,认认真真地熨他的衬衣。

国会山实习生们似乎没有太多的精神生活,他们在工余时间全部泡在沙发上看美式足球或者电影,桌上堆满各种易拉罐。我们这些中国人每天躲在自己房间里吭哧吭哧写稿或者弄点什么,在他们眼中肯定神秘无比。

有一个长得像哈利波特的老兄在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实习,他能说一点中文,去过南开大学两个月,还带点儿化音。他的妹妹据说是中英翻译。所以他每天固定要来找我们练习口语。我们可以原谅他们说中文的笨拙,可惜这个现实的全球化世界,会原谅我们说英文的笨拙吗?

昨天去大名鼎鼎的布鲁金斯研究院,中国来的发改委官员,包括清华的教授,全部只能用中文发言。更有甚者,准备的PPT内容大部分是中文,结果在老外的英文版电脑上放不出来,全部以方格显示之,让一班外国人目瞪口呆。不知是组织者的错,还是中国人的懒。

这次在华盛顿比上次有感觉一些。这个城市在美国来说肯定算热闹的,虽然不大,但毕竟是首都,各色人等混杂。

每个早晨,阳光总是让人睁不开眼,从类似战壕的地铁深处出来,流浪艺人已经吹响萨克斯风。行人匆匆却个个有型有款,我眯着眼辨认路名,却总也看不清那些K\L\M,或者12、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