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媒体的底线

马来西亚媒体的底线

没想到今年我竟花了超过一个月的时间呆在马来西亚。每天在大马遍地开花的大排档吃饭时,经常瞥见隔壁阿伯在翻的报纸,头条往往是奸杀、抢劫,令人触目惊心,顿觉安全感缺乏。

最近大马的报纸在热炒的两条新闻,一条是某屋主经公开拍卖投标,买了一套闲置半年的公寓,在整理公寓时发现一个冰箱被封住,里面传出阵阵恶臭,打开之下,惊现男子被肢解尸块。警方调查发现此尸块已存于冰箱一年。在凌乱屋内发现某女子驾驶证,于是顺藤摸瓜,后来该女子自首,称因不堪虐待谋杀亲夫。实为老宅惊魂。

另一条是某大学20岁女生,因与一41岁有妇之夫恋爱,而在离学校较远之偏僻地带租一屋,方便与男朋友相会,结果某周末被人发现死于出租屋床上,化验并称其死前可能遭轮奸。有400多人参加出殡,但其男友自案发起一直未现身,令人唏嘘。马来西亚著名的华人反对党领袖林吉祥也出席葬礼。

这些新闻自身本来吸引人,详细报道也无不可,但于头版彩照大幅报道,不得不令人质疑报纸的导向问题。 通览马来西亚的报纸,英文报纸基本被政府控制,以《New Strait Times》为代表,基本属于政府喉舌,对华人新闻报道也不多。华文报纸基本保持中立,除了多报道华人新闻之外,也报道各州选举、法制等情况。尤其对华人政党参加选战颇为关注,但也尽量中立,而且现在马来西亚执政党马来国阵优势较明显,所以报纸对华人的参选也有赞有弹。而法制方面,则多从民生着手,报道民生之中各类社会案件,以儆效尤,有广州报纸风格。

华人的政治地位受削弱,很大程度源自于马来西亚1969年发生的“5.13”事件。当年全国大选进行过半之时,华人及印度人政党意外取得领先,可能取代马来人统治国家,结果参加集会庆祝的华人与马来人爆发流血冲突,国家进入紧急状态,选举也被中止,这也基本取消了华人以合法途径取得执政地位的可能。流血冲突导致多人死伤,这基本成为该国的记忆伤疤,国家临时委员会进行了两年多的戒严,才基本平息事态,但从此之后,马来西亚以政治上的威权著称,再不复之前的柔和状态。国家对马来原住民的特别支持,马来与其他人种的比较等敏感问题,列为公众不得讨论内容,报纸也不可以妄加评论。此为马来西亚媒体的一条红线。

但在今年马国国庆50周年来临之际,国家机关报《New Strait Times》居然辟了两大版来回顾此事件,令我大吃一惊。细看之下,发现作者持的立场还是基本在政府那边,多次谈到华人当年在欢庆胜利时对马来人的“挑衅”,认为这是引发事件的重要原因之一。此事众说纷纭,可能已难细究,但38年之后,可以公开来回忆往事,吾国是否也要再等上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