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时间赛跑的“香港人”

和时间赛跑的“香港人”

  这几天,我刚刚协助做完香港大学新闻硕士研究生项目(Master of Journalism, MJ)在中国大陆的面试,三天里转战了香港、上海、北京三个地方,进行了多场面试。

      面对倍速增长的内地申请者,香港学校无不顺应时势挥动橄榄枝、扩大招生规模;各校招生说明会也在全国各地激战连场;而各留学论坛上,讨论赴港留学的帖子也日益火爆。

      内地考生特有的信息共享文化在各BBS上发挥得淋漓尽致,“机经”(上机考试经验)、“面经”(面试经验)满天飞,考生认为把这些经验共享能够“攒人品”(做好事),即给自己带来运气,这也充分体现了他们对港校的渴望。

      到香港读书成为潮流,与近几年香港政府开放政策,鼓励港校到内地招生有关;另一方面,中央政府也积极配合,让香港各高校的内地本科招生纳入到全国高考体系,还给予部分学校提前于清华北大招生的优待。

      但是在我看来,更多人做出前往香港的选择,其实都考虑到“时间差”的因素。

      赴港读书的“时间差”

      所谓“时间差”,无非是利用内地和香港发展的不平衡做文章,而几乎所有的考生及家长都把香港的国际化作为选择的一个重要动因。

      在教育这一特定的产业,比起经常莫名其妙接到三令五申及劳民伤财大搞“评估”的内地高校来说,香港高校国际化程度要大很多。从教育制度到教学模式,从师资水平到学生构成,香港高校无不与世界接轨,这也就使教育的直接成果——学生,能够直接纳入全球的教育体系,方便继续深造或进行科学研究,而即使马上投身社会工作,他们也已经具备很强的竞争力。

      我想,这一差异恐怕短时间内——五年甚至十年——是不能够被弥补过来的。从这一点来说,考生的选择是有价值的。

      此外,至少在未来两三年里,香港所代表的先进国际化水平、城市水平、教育水平和公民意识水平,还能通过对考生个人的影响使其在内地的职业市场增值。 然而,如果考虑到经济发展变化等动因, “时间差”因素其实已变得相对复杂,有颇多分析和想象的空间。

      比如,目前内地考生到香港读研究生,投入经费尽管比英美等国便宜一半左右,但仍要达到15-20万港币。到香港读书一年,毕业之后回内地找工作究竟有多少优势?这一年的时间会不会浪费?薪酬是否比得上已在职场打拼多时的昔日同窗?这又是“时间差”的另一面。

      最近几年去香港读书的内地学生,心态也已发生变化。以前几乎人人都想留在香港,但现在大概只有1/3抱有这种想法。另外1/3想把香港作为跳板出国深造,,而剩下的1/3,则更愿意回内地的大城市——在他们眼里,北京上海市场更大,个人发展空间更大。

      其实,这也不奇怪,连优秀的港人都纷纷北上。正如凤凰卫视的评论员梁文道说,以前是在香港混不下的人去内地,现在是混得开的人去内地,一大班人都走了。

      留守,和时间赛跑

      在这种情况下,香港政府自然要吸引内地人才来填补空缺。因此,除对有成就的名人推行“优才计划”之外,香港政府对在港毕业生找工作的逗留期,也从以前的三个月延长到了一年。

      也就是说,学生除了读书,还可以在毕业后在港逗留一年,这些时间都一并计入居留期中。

      众所周知,在香港连续居留七年,便可获得香港“绿卡”,即永久居民身份,享受签证的便捷及医疗、子女教育等各种社会福利。但是,七年仍然有点长,因为读书一年,意味着还要留港六年。

      而即使读书时间最长的硕博连读,最多也只是五年。另一个情况是,本港生产的博士还是很难在香港觅得教职,海归们仍然具有更多优势。那么,在第五年的时候,他们照样必须面临去留的问题。

      而对于大多数读书一年就毕业的硕士们来说,他们最大的心病是房子。内地购房尚且可以动员全家,倾囊而出;但香港的房价令这个愿望变得遥不可及。

      当内地的同学在工作五六年之后,已经居住在自己舒适的房子,甚至还开着汽车上下班时,留守香港的毕业生只能继续窝在不那么宽敞的出租屋里。

      除此之外,香港的汇率和通胀也在和时间赛跑。在过去一年里,港币对人民币几乎贬值了10%,绑定美元的策略使港币在人民币面前不断弱势。而面对持续的通货膨胀,倚仗内地供应的香港生活资料不断上升。两相夹攻之下,读了一两年硕士出来之后,你可能会发现自己每月所赚的一两万港币,购买力已经不及内地的一万块了。

      “香港人”,还是“内地人”?

      尽管目前的收入足以在内地投资买房,但要实现自主,留守的毕业生还需要等到“七年刑满”之后,找到不错的发展机会杀回内地。

      不过,“时间差”的问题又出来了。七年之后,你能确保香港的人才还能持续在内地吃香?“牛企”会不会更加青睐熟悉本土的人才?到那时,可能又是一番尴尬的身份认同体验你是更愿意身为“香港人”,还是更愿意人们认为你是“内地人”?

      所以,很多人并不能坚持到“七年刑满”,他们可能在居留三四年之后便选择离去。香港赋予他们的是先进的国际意识、处事方式以及专业知识,而他们的离去则代表了他们的判断,在未来的三四年里,内地是有可能全面超过香港的。

      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各项建设正使北京发生巨大的变化;上海越来越像一个全面的国际化大都市,新建的地铁线路已经可以和香港的地铁系统媲美;广州也正借主办亚运会的东风加紧建设。在短期内,内地的整体城市水平、市民素质固然不及香港,但是在不充分发展的市场,才能有更多的机会。这已是人所共识。

      收入水平多高?消费能力多大?有没有发展空间?什么时候买得起房子?在每个人都在计算自己几年时间里价值的加减乘除的时候,香港的过去和现在基本是正值,但未来更多或许只是负值;内地的现在尽管有太多的负值,但未来都被期望为正值。

      或许,“时间差”就是这正负转换过程的数学公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