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力赛通向了天堂

拉力赛通向了天堂

三年前,同样是这个6月,我操作了达喀尔拉力赛在中国的第一个新闻发布会。现在想起来,当时在上海金茂大厦聚在一起的那些人,都各自有了些不同的命运。

 当时达喀尔组委会来了三个法国人,两男一女,他们都神情高傲,有些挑剔。会长是拉维尼,一位退役的法国军官,还保留着喜欢穿制服的习惯,络腮胡子刮得青亮,眼光严厉。当时他们想到中国来推广,吸引更多的中国车队参赛。可是两年之后,我在电视上看到他,在2008达喀尔拉力赛开赛之前的最后一刻,沉重地宣布,由于毛里塔尼亚的恐怖分子袭击,今年的拉力赛取消。举世哗然。达喀尔拉力赛本身的安全问题,又被推到风口浪尖。

另一个参会嘉宾在参会的一年之后,同样被推到风口浪尖。他便是上海国际赛车场副总经理郁知非。

然而一切的不幸都比不过另一个人:徐浪。

在中国,参与达喀尔拉力赛最积极的是郑州日产车队,领队老胡带着一批中国顶尖的赛车手兴冲冲地来了。包括卢宁军、周勇和徐浪。他们在会后宴请了组委会。在吃饭的时候,我和他们一起在座,尽管我对赛车圈比较陌生,但还是听着他们谈一些趣事。比如徐浪说,他法国教练训练他时说的”attention”的发音,和中文的“当心”非常像,而两者居然是一个意思。徐浪长得很健硕,完全是一副训练有素的身材,面容端正。

 后来我们便没有再见过面,我只是在媒体中不断地看到他在各项比赛中摧城拔寨。

 直到两天前,在新浪上看到了他黑色的肖像,旁边伴随着他的死讯。

拉力赛往往是伴随着死亡的。像达喀尔拉力赛中,每年都有伤亡数字。而其中的一些意外因素,经常使人难以想象。而这个意外,刚好发生在徐浪的身上。

这是穿越东方拉力赛的俄罗斯段,他和其他选手的赛车陷在泥地里,大家都下车来互相营救。因为天气炎热他脱掉了头盔,而随后拖车的钢绳突然断裂,钢钩借着弹力直接打到他裸露的前额,他马上昏迷不醒。21小时后在医院去世。

中国参加拉力赛的车手并不多,出色的更少。他们在这个孤独而高危的行业默默奋战。在今年初达喀尔拉力赛临时取消,徐浪的心里肯定憋了一口气,蓄势再待来年。但现在,拉力赛的道路已通向了天堂,一切难以重来。他的战友们,将会倍感孤单。

而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从出生到天堂之间,一直在进行一场漫长的拉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