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验创意的报复方式

考验创意的报复方式

当我和太太降临在午夜的吉隆坡之后,我们坐上一辆红色的士去预订好的酒店。这个由驴友推荐的“绿茶”酒店在网上看来挺干净实用,价格和如家相当。

的士经过了某些热闹的街区,拐入一条阴暗的酒吧街。停在一座满是光脚丫欧美男女的小旅社门口。我们看那些鬼佬鬼妹其乐融融的样子,尤其光着脚板走在地上颇有四海萍聚的家庭感,一感动之下掏了三个晚上的房租。

可是一被领进屋就傻眼了,没有窗,没有独立卫生间,被子既薄又脏,上面还有斑斑的血迹和黄点,房间面积不超过6平方米,公用淋浴间没有热水。立即下楼和前台的马来佬交涉。马来佬不肯退钱,并且后两晚的都不退,还拍桌子瞪眼。

用英语吵架不是强项,也表现不出强硬和不怒自威,还居然让马来佬拍了桌子。华人在该国的二等公民感立即上身,忿忿不平。

勉强合眼一夜,领略了隔壁国际人民凶猛的叫床声。第二天便杀奔马六甲以捱过另一夜,在离开前的第三夜,报复之心如潮水泛滥。两人出门找了一间马国版7-11便利店,进门便直奔主题。图钉,是的,我们要图钉。

买到图钉之后回到“绿茶”,两个报复预谋者的心情却忐忑起来。是不是该让光脚的国际人民们享受图钉的滋味以追究店方?这是不是不太人道?是不是该放弃这种尖刻的报复方式,采用一些别的创意,比如让马桶堵塞,水淹七军?会不会被店方知道我们是报复者,毕竟吵过一架,护照信息等都在他们那……

在文明社会,小小的报复居然是最考创意的,怎样让自己的心理重占阿Q式的上风,又能让对方碰个软钉子,无伤大雅却不爽至极?50岁的作家朋友Helen说,在美国碰到讨厌的的士司机,最好的报复方式便是下车不关门逃之夭夭,司机便只能讪讪地离开座位。可见报复之心人皆有之。

两个没做过坏事的人犹豫了半天,最后选择的方式是我在结帐的时候,往前台里面的地毯悄悄扔了两颗钉……

本文发表于《外滩画报》2008年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