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尼苏达没有喧嚣

明尼苏达没有喧嚣

我到了明尼苏达。

天空开始是九月的蓝,夜晚的风夹杂着高纬度的凉。这里是和哈尔滨同一纬度的地方,而且和哈尔滨结成了友好城市。

Bloomington是明尼阿波利斯西南角的一座小镇,它的音节拼起来有冒气泡的感觉,小镇又地如其名,正在繁荣为一个卫星城。好吧,就把它翻译成布鲁明顿吧。这个看起来有点英国式的名字。

布鲁明顿的晚上,只有寂寞的高速公路,和路边那些不会再开门的店招,旅馆扎堆在494公路的西端,另一头连着号称美国最大的商场——Mall of America。从机场开出来的Crowne Plaza巴士很沉默地开着,司机都上了年纪,彬彬有礼,还给我拿出冰水。

从Mall of America可以坐上轻轨前往明尼阿波利斯市区,费用每人1.5美元。但是买票全凭自觉,大家都闲庭信步的,没有人抢座位,因为总是空着很多。即使最大号的自行车也可以带进车厢,有专用的把手可供自行车自立架住。那种场面与北京、上海地铁轻轨里人肉馅饼的热闹情状相去仿如隔世。

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是被拉在一起的双子城了。一个遍布高楼大厦,一个满是中世纪式的教堂木屋,一个是商业中心,一个是行政中心。它们紧挨密西西比河而相邻,因而难分你我。两个城市共同的特点是人很少,明尼阿波利斯36万,圣保罗27万。在大白天的街道上,都看不到几个行人。

这是一场宁静的党代会。共和党好像害怕人们知道它在这里开会,几乎连一个标语和广告都看不到。麦凯恩头像出现的地方,奥巴马也经常有份凑热闹。这是一个蓝色的州(民主党),人们虽然要照顾在这里开会的共和党的面子,但也会保持必要的中立。

一场千里之外的飓风吹毁了盛宴,所有的人都显得茫然。代表们取消了几乎所有的团体活动,不知道周二的会还会不会继续开下去。记者们无事可做,National Journal的记者写下这样的标题:All dress up, Nowhere to go. (都穿好了衣服,却无处可去。) 城中心唯一照常进行的活动——Civic Fest因为要收费也观众寥寥。进场的人们看了看白宫的模型、空军一号仿制品以及椭圆形办公室过过干瘾。被安排在场内的小贩们禁不住抱怨起来。

下午4点之后,路边的酒吧才开始热闹起来。路边最引人注目的是五个来自中国的学生,到明尼苏达大学读本科生。他们来自北京、深圳等地。家境应该都不错,多的申请了17、8所学校,少的也有7、8所。他们还很稚嫩的面孔,在Metrodome的轻轨旁,忽然有一种很异乡的感觉,这些在异国他乡读本科的孩子,注定了与国内的有不同的基因。中国的年轻一代,就这样很早地开始了各自的差异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