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时代的互联网:政治力量、自我耕作以及秘密失效

我们时代的互联网:政治力量、自我耕作以及秘密失效

按:本文是应21世纪经济报道《大声》网站所约作为月度主持文章,发表版见这里。以下为原版

出发去旧金山之前,和小玻在网上约见面。她说她住在硅谷的Sunnyvale,我从旧金山过去的话,中间要经过斯坦福大学。

一场大雨浇湿了旧金山开出的列车和它的铁轨,这在以阳光沙滩著称的加州实属少见。车到Palo Alto的时候,我停了下来,看了斯坦福著名的音乐钟楼。天变得越来越黑,雨越来越大,而钟楼上的音乐声却一直不停,让人仿佛穿越在一个黑暗而美妙的音乐盒之中。

那是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的前一天晚上。最终我也没有能去见上小玻,从斯坦福出来的时候,看到路标,旧金山向左,硅谷向右。确实,互联网是一座新金山。

旧金山是全美同性恋比例最高的城市,达到15%。身处“深蓝”州(绝对支持民主党的州)加利福尼亚,他们不和其他州的人一样发愁选奥巴马还是选麦凯恩。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议题。11月4日这天是大选投票日,有更多的州级提案也搭便车在这天投票。不然大家都不会另外找时间出来。加州的22条提案加上不厌其烦的国会、州、市各级议员选举,使旧金山的选票达到4页8面,密密麻麻。

在这些提案里面,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条倡议重新禁止同性合法婚姻的提案。在数年之前,加州的几位法官裁决,同性可以合法通婚。这使旧金山更成为同性婚姻的天堂。但是反对者认为这对儿童性别教育会有影响,成功把它列为提案,提议重新禁止同性婚姻。提案编号为8。

这个提案引起了同性恋者以及支持同性婚姻的人士的极大反响。一夜之间,各类于“Vote No on 8”(反对提案8)的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通过网站,他们募款、结社、策划集会、游行、宣讲,鼓动加州人反对提案8,确保同性婚姻继续合法。与此同时,有一些同性伴侣抓紧在最后关口办理婚姻登记。

他们的声势极其浩大,连在美国权力座次里排位第三的白宫发言人南希·佩洛西都出来为他们打气。同时,他们组织了大批志愿者准备在投票日到投票站对选民进行游说。

最后,由于旧金山在整个加州毕竟势孤力薄,尽管这个城市70%的人反对提案8,但是整个加州,反对的人不超过50%。他们还是输掉了这次投票。

这只是美国大选的一斑。我们已经见识了互联网如何在美国总统大选中发挥它的作用。各地自发的志愿者组织建立了成千上万的网站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

今年10月,我的学生采访了一个著名的视频博客作者,他叫科特吉,是华盛顿乔治城大学的学生,他利用自己的宿舍作为简易演播厅,仅用一个简便的摄像头,每天制作政治评论视频传上Youtube,形成了一个独立个人电视台,还拥有了大批粉丝。他的成名,竟起源于他能够把6名总统候选人先后请到自己的宿舍接受自己的视频独家专访,其中就包括像Ron Paul这样重要的独立候选人。 

Youtube、Facebook这些网络工具已经像大米,是必备的粮食,早不是奇珍异品。奥巴马把竞选广告做到网络游戏里去,在虚拟人生里,奥巴马的影子还是挥之不去。这多少让人产生幻觉。

在竞选最白热化的2008年10月,奥巴马在网络广告上花了800万美元。Google吃掉了其中的350万,遥遥领先于其他竞争对手。排在第二位的雅虎只赚到63.7万,Facebook赚到了46.7万。

可是,这仍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因为它比起奥巴马每月募集的上亿经费来说,是小菜一碟。下一届美国大选,奥巴马会花多少钱到网络上?

至少,他已经注意到这个趋势。在今年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一个可以容纳数百名博客的帐篷就在丹佛百事中心的会场外搭建起来,博客们可以免费享用到无线网络、沙发、食物饮料甚至还有按摩。民主党代表大会第一次向博客作者颁发了采访证件,这甚至引起了传统媒体记者的嫉恨。8月底的时候,我为《大声》写了一篇《民主党代表大会上的博客帐篷》就谈到了这个。

草根媒体正成为左右美国政治的重要力量。著名的博客,比如Dailykos,每天的访问流量能达到100多万。人们还看不到它的边。

就在我在美国日以继夜地跟踪大选的时候,国内朋友的互联网使用习惯也在发生某种变化。

7月底出国前,一个朋友推荐我注册开心网,说是朋友做的,帮忙捧个场。当时看用户基本是媒体人为主,界面也比较简单,以为是一个圈内的网站。

到了美国大概有一两个月后,10月份左右。有大学同学说,你怎么还不用开心网,大家都在上面玩得挺欢,校友录都搬到那里去了。我说我注册了,但还没找到必用之处。

我其实不是一个社交网站迷,Facebook也使用好久了,但除了批准不同朋友加我的申请之外,基本都不作更新。但是,社交网站的热潮使你不得不在上面建一个自己的page,挂个号,列个名,这样大家要找你也找得到。我对校内网、开心网便是此类性质。

然而,开心网的发展还是有出人意料之处。它的热潮迅速波及了祖国山河的小白领圈。它充分发掘了城市“工作者”们工余的无聊心灵以及由之产生的庞大能量,让一大群人互相逗哏,捧哏。今年中,在看过校内网用户的年龄结构之后,我当时便说,中国需要一个本土化的成年版Facebook,来适应像我这样70后80初这批已经不和在校生玩的一批人的需求。Facebook中国自己不争气,开心网便这样应运而生了。

开心网体现了互联网发展到2.0时代后的两大特点。第一是个人主导化,比起以前由Chinaren主导的校友录,它给每个人留足自留地,任你浇灌,同时又加以相互联通,符合中国人以往爱串门的习惯。在一个繁忙的时代,网络串门甚至比电话问候来得实际、经济、简便、互不惊扰而自我满足。

其次是无秘密化,尽管你有了自留地。但你的一举一动都被系统及时传递给你的好友,让“江湖”不会相互遗忘。你再也找不到做坏事的空间,但这也是一种网络新型契约的形成,满足你自己的窥私欲的同时,你必须也让别人满足窥私欲。世界是扁平而且平等的。

而另外一种趋势,是精英化的写作继续发展。一方面,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名人博客,特别是独立域名的个人博客。另一方面,集体写作平台也不断涌现。这里面,《大声》也是办得很好,发展得很快的一个。

我和《大声》的缘分起源于我为它写了一篇《iColumn:人人能做通讯社》。我自己创办的iColumn爱专栏(http://icolumn.net )也是一个集体写作的平台,它由位于全球各地的朋友一起撰写,表达中国新一批青年在全球化经历里面的个人感受。小玻便邀请我写一篇文章介绍iColumn。

我想,《大声》也好,iColumn也好,它都代表了我们在这个看似什么都不能做的时代,有“不能什么都不做”的念头和冲动。哪怕仅仅是“多做一点”的自我耕作,也希望它有日能开花。互联网正在展开它恢弘而望不到边际的图景,我们都希望在每一个网眼之中把握住一点什么。而每一个网格,就像这个社会的脉络,让人对于过去和未来还有可追寻的痕迹。

继续无聊化也好,继续精英化也好,我们正继续自我,我们正在失去所有的秘密,这是每个人必须接受的现实。所以,请继续抱团,抵挡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