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新财富》富豪榜首之前的沈文荣

登上《新财富》富豪榜首之前的沈文荣

沙钢董事长沈文荣在近日被《新财富》杂志评为中国富人榜的首位,他巨大的钢铁帝国使他成为首个不靠上市而成为首富的商人,在数年前,当他整体收购德国鲁尔区的钢铁工厂,当记者的我便注意到他,并于2004年到了沙钢所在的江苏张家港采访他。我和记者暴剑光一起合作了这么一篇文章,作为一篇侧面的特写配稿。今日看来,像一些略为凌乱的碎片。   

             沈文荣和他的沙钢
  
  对于一个爆炸式发展的企业,它的领导者总是引人瞩目的。
  58岁的沈文荣由于在2001年企业MBO中取得17.2%的股权,从而被胡润2002年的《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估算其身家为1.55亿美元,排在榜单的第37位。2003年他又列第55位。成为名噪一时的“钢铁大王”。
  但是沈对进榜似乎颇有些不满。他是一个低调而俭朴的人。沙钢的办公大楼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了,完全是1970年代国企的样子。不只一个人对沈的评价是“不修边幅”。
  沈文荣自认“工作狂”,把所有的心力扑在建造他的“钢铁王国”上。尽管他在1988年就开始进入了张家港市政协,后来长期担任张家港市政协主席,乃至于在1995年官居张家港市委副书记,他仍然认为仕途是副业而已,他每天办公还是在沙钢。1996年之后,他又一心一意地做回他的钢铁生意,只是保留了全国人大代表的参政权利。
  过去的十数年,每天上班铃声响起之后,沈文荣都会准时出现在沙钢门前一尊钢铁工人的塑像前。他坐在铜像下面的台阶上,看到过往的干部就把他们喊住,当面布置任务。现在,他的这个工作地点,换在了项目指挥部楼下。
  在他的妻子陈红华眼里,沈文荣是个不折不扣的病人。气管炎、高血压、高血脂、痛风病,“才56岁的人,心脏功能已经老化到了70岁,都是积劳成疾累出来的”。
  沈文荣成功地把他的“工作狂”文化灌输到全厂几乎每个工人身上。整个工厂弥漫着紧张的生产气氛。工人们三班倒工作,行政人员早上7点钟上班,工作到下午5点半。而且周六不休息。
  沈文荣把“多快好省”发挥到极至。年销售200亿的业务,500万吨的生产能力,工人还不到1万名。而宝钢、武钢等国企动辄三四万人。一些行政人员半开玩笑地抱怨他们每人在干着三个人的活,但是显然他们已经习惯了。
  从普通员工到高层领导,都承认沙钢的劳动强度比宝钢等国企要大得多,有一些沙钢员工承认,一部分新员工的确会不适应沙钢的工作节奏,也有一些因此离开。
  龚盛开玩笑的说,在沙钢违反劳动法的事情很多。他认为这是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也是沙钢在各种资源上与国企相比占优势而胜出的原因之一,他甚至直接说:“中国人还没有到可以玩的时候。”
  张家港市另一家大型钢铁厂———永联钢铁的老板吴栋材两个月前参观了沙钢之后,觉得自己的人太多了,回去之后马上就裁员1750名。
  随着沙钢新项目的不断上马,人员也不断扩张。这也使现有人员有一种保底的安全感,觉得自己不会被炒鱿鱼,而且沙钢沿用国企的工资体制,使一般工人觉得安全可靠。同时,沙钢给管理层发放的优厚津贴,使下面的每个工人愿意留在这里努力往上发展。
  李红华,这位不到30岁的年轻人读书毕业之后在上海开了一家小公司做广告装潢,但并不顺利,之后他来到沙钢的烧结厂做工人。他显然对现状比较满足。谈起福利,他说每4人住一个宿舍。如果是本科生,则是好的公寓楼。所有的员工如果结婚,就可以凭结婚证申请单独的一套公寓,租金仅仅是每平方米一元人民币。而半小时路程外的张家港市区,房价在每平方米3000到5000之间。
  所以,像顾明,这个刚毕业的大学本科生,看起来还有书生的气息,却做着和李红华一样有点脏的烧结工作,但是,他对待遇看起来甚至比李红华还满意。
  1000多元的工资在沙钢所在的锦丰镇,能够提供稳定的生活待遇了。更何况他们的业余生活非常简单。即使连张清,比总工程师陈少慧还早来一年的大学毕业生,现在是项目指挥部的负责人之一,在张家港市区买了房子,却仍然更乐意在厂里多呆。他说,每天晚上10点睡觉,5点起床,7点到厂,平淡的生活也是一种实在。
  在钢铁业仍然维持高利润的时代,沙钢被一种大干快上的气氛所渲染,每个人都简单地一心前进。所以沈文荣很容易统一员工的思想,即便是管理层。
  副董事长龚盛说:“我们也不去想什么多元化,主业还有很大空间,除非你把宝钢打败了。但我们是永远不可能打败宝钢的。”
  龚盛将钢铁定义为一个大的物流行业,考验领导者对原料、设备、资金、土地、政策等等的运作能力,动辄就是百亿的资源。所以对沙钢来说,真正考验的是沈文荣和他的管理团队。
  沙钢除了沈文荣之外,还有19个副总,这个庞大的管理团队每天下午4点半都要开会,一开就是三个小时。
  沙钢高级管理层的十九个副总,大部分是八十年代创业老员工组成,“70多岁的副厂长依然在管事”。不过龚盛也强调:“年轻的以及外来的也都有,比如其中一个硕士研究生,一位原来曾任市环保局副局长。”
  沙钢一位老员工介绍,沈文荣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国外留学,另一个还小”。沈文荣今年已经58岁,对于改制之后其儿子是否有意以接班人的角色进入沙钢,这位员工只是含混的说,“不一定,他们一般不喜欢在父辈的荫庇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