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和中国的距离

尼泊尔和中国的距离

5月底6月初,我带着5名尼泊尔学生,在中国最发达的两个经济引擎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走了一圈。他们都是二三十岁,在尼泊尔读硕士或者本科。而特别的是,他们在尼泊尔国内属于各自不同的政党,如联合马列、尼共(毛主义)、国民大会党、第四大党马迪西人民权利论坛,以及一位无党派人士。要知道,平时在国内,他们是不会坐到一起来说话的,最多也是论战。而这次,他们成了旅伴以及室友。

尼泊尔北与中国接壤,南与印度相邻,夹在两个互相争夺的大国之间,地位颇为微妙。从历史联系来说,尼泊尔和印度更加亲近,在宗教文化风俗来说亦然。尼泊尔在历史上一直将印度教定为国教,直到去年帝制的终结。而随着去年尼共(毛主义)的上台,印度方面颇为忌惮尼泊尔和中国的关系升温。最近,尼泊尔一所公务员医院由中国援建,印度方面就大为紧张。

带着他们在经济势头蓬勃向上的中国行走,我想起去年自己带一批中国学生第一次到美国采访总统大选的情形。然而这次的体会,我觉得尽管尼泊尔与中国相邻,但他们最多也是接触藏区的文化,和中国东部主流的汉族文化缺乏联系,因而导致他们和中国的心理距离相当遥远,对中国的了解也颇为空白。相反,虽然中国和美国远隔重洋,但是经济的高度全球化与新闻资讯的发达,美国带给中国学生的心理冲击,可谓没有中国给这班尼泊尔学生的冲击大。在美国,学生们了解了美式民主的运作机制,但在生活层面,则相差不算太大。我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宜家店,没有看见一件中国宜家没有的商品,全球化正在杀死想象力。

而中国的有趣之处在于,这个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如何让自己的经济活力得到极大的释放?从而如何在三十年里深刻改变人们的生活?这对于两个共产党派别——联合马列和毛主义互相争夺的尼泊尔来说,有极大的现实启示。尼泊尔正处在历史的转折点,2008年5月28日,尼泊尔最后一个国王贾南德拉被废黜,延续了239年的沙阿王朝宣告结束,尼泊尔进入了联邦民主共和国的时代,随后由选出了第一任总统拉姆·亚达夫。就在这批学生在苏州的时候,5月29日,尼泊尔人还庆祝了他们的第一个共和日。

然而帝制的终结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就像100年前,清王朝的覆灭并没有直接带来中国民主的胜利。尼泊尔进入共和之后第一个执政党是尼共(毛主义),他们是于1996年在喜马拉雅丛林中依靠武装斗争起家的力量,执行偏左的社会主义路线,完成尼泊尔式的“农村包围城市”。但执政不满一年,总理普拉昌达试图解除尼军总参谋长卡特瓦尔的职务遭失败,且失去总统亚达夫的支持,于今年5月4日辞职。同月25日,就在学生代表团出发到中国的当天,尼共联合马列的领导人内帕尔出任总理,并重新组阁。

在这个风云际会的时刻,这些学生也广泛参与到了政治运动中。他们在学生当中为各自的政党做宣传,并试图联系占尼泊尔大多数人口的农民。而这次中国的行程,他们看到了中国经济的惊人增速,到处都买卖兴隆,人头涌涌,也同时奇怪于中国学生对政治的冷感。他们会很爽快地在大型的电子shopping mall购买手机和相机,也会遵守中国特色在和学生交流时少谈政治。

不同层次历史因为不同的地域可以在同一个时空交汇,从政治意义来说,我不知道我们与尼泊尔的历史距离,是领先尼泊尔100年,还是落后尼泊尔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