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伦敦

前往伦敦

8月31日晚上,我结束了在汕头大学长江新闻学院的工作,一个人在校园晚餐。那天有些阴雨,有微弱的路灯。我很平静,虽然眼前的一切和我四年前刚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以一场留学为自己过去十年的青春年华作结,也是我始料不及的。记得在大学毕业前夕,有同学问起,你会再进校园读书吗?当年我正热血澎湃想到南方报业大干一场,想了想说,再过七八年,可能会吧。竟然一语成真。

只是那时想起来的七八年后,是无比遥远的。连北京奥运都开过了,那是什么概念?我们该都有自己的小家庭了吧?当然,这也成真了。

回望这十年,我没有完全赶上风起云涌的媒体大潮,只是跟上了个尾巴。记者没做多久,便成了编辑;编辑没做多久,便成了主任;主任没做多久,便下海了;下海没多久,便成了大学里的公共事务主任。这一个轨迹,前一半符合当时的媒体虚火,后一半是我不为人知,另辟蹊径的尝试,坚持到今天。

而iColumn爱专栏网站,以及这个“报之以李”,也是这种尝试中间的产物。到今天两年多了,得到了这么多朋友的支持,也是令我始料未及的。

再过一个星期,我就要前往英国伦敦了。比起上次三个月的美国之旅,这次要更长一些,至少要呆一年。因我将去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UCL)读国际公共政策(International Public Policy)的硕士。从美国报道总统大选归来,我便找回了儿时对国际政治的兴趣,这次能够有机会,受到世界银行的资助去儿时最喜欢的英国进修,也颇让人感叹世事奇妙。

UCL是一座世界名校,在世界平均排名前20左右(泰晤士报评为世界第7),已有183年的历史了。达尔文曾在那里做实验,也诞生了20名诺贝尔奖得主。圣雄甘地、泰戈尔、勃朗宁、发明电话的贝尔,生物学家赫胥黎,还有两位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和小泉都是那里的校友。至于中国人,则有民国外交部长伍廷芳,前中科院院长卢嘉锡等。此外摇滚乐队Coldplay的队员也是UCL的校友。一年的时间,不长不短,我将给大家详述在英国的观察、经历和思考。

太太和小孩将随我前往伦敦。他们是我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我们选择了一起继续闯荡,流浪,尽管未来还不可知。

2010年,英国将有大选,如果能顺利举行,我将有幸在近距离观察美国大选之后再度观察英国大选。同时,我最喜爱的英格兰队打进了世界杯,明年夏天也将相当热闹。而2012的伦敦奥运会,我是否能抓到一些皮毛,也可以试试。

我将会主要在“报之以李”写下自己在伦敦一些观感和思考。谢谢。

(图为UCL校园主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