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的人民代表大会怎么开

英国的人民代表大会怎么开

在英国,没有每年一度的全国性人民代表大会。因为议会几乎每天都在开。

翻开英国报纸,你随时可以看到“MP”这个字眼。从报道上看,他们一般都很神气,甚至比政府部门的大臣(Secretary)还舒坦,因为大臣们整天要受这些MP的问责。MP是“Members of Parliament”的缩写,也就是议员,在英国特指民选出来的下院议员。。整个联合王国只有646个MP,从全国划分的646个选区选出,每5年选一次,和大选一起举行。

英国的议会分上院(House of Lord)和下院(House of Common),上院议员虽然比下院多(712人),但却没有实际的权力,基本是一个摆设。所以权力都集中在下院。

MP最大的权力在于,他们代表了这个国家的立法权。大小法律,由政府提案后,要由MP表决通过,才能提请女王执行程序式的批准,成为国家法律。而在平时,几乎每个工作日,MP都可以在威斯敏斯特的议会大厅里,听取政府各部门的述职,并加以问责讨论。碰到大事或者有必要的主题,还要召开专门的讨论会进行研讨。

由于MP通常来自各党派,即使第一大党往往也只占据50%左右的议席,其他由实力较强的第二、三大党再分割一大部分,再包括其他小党和独立派的MP,组成整个议会。以这届议会为例,来自执政党工党的MP,共355人,占55%,最大的在野党保守党有198人,占31%,第三大党自由民主党有62人,占10%,其他席位分散给7、8个小党派。这样的结构,使反对党的实力在议会里虽然不占优势,但也非常强大。因而在对执政党政府部门的问责上,经常火药味较浓。

有意思的是,威斯敏斯特的下院议会大厅布置上,也体现出对这种敌对式问责的鼓励。大厅中间,有一个较高的座位,类似于皇帝的宝座,属于议长(The Speaker),他是由议员投票选出的,主持会议秩序的人。他的下面有三个戴法官假发的书记员,也坐在中间。在书记员右手边的整片区域,是政府及其党派的MP的位置,所有的反对党都坐在书记员左手边的位置,也就是和政府成员刚好面对面,他们的中间隔着一张巨大的长方形桌子,摆设话筒等设备。这样的氛围,很适合面对面的唇枪舌剑。发言述职的政府官员,和准备好弹药要重点开炮的反对党MP(通常是反对党的核心人物),都坐在靠这张长方形桌子两边的第一排座椅,方便对答。这些人也因之有了一个名称,叫Front Bencher,也就是“坐在第一排的人”。相对应的,坐在后排的,就叫Back Bencher了。他们通常是一些连续多次当选,却不怎么出风头的议员,但议长往往却从这些Back Bencher 选出,因为他们最能保持中立。

基本上,各个政府部门的大臣都会轮番被要求来被“修理”一番,这种修理叫做Scrutiny,也就是细细检查的意思。通常由他们先做一个报告,然后MP们就会开始发问,反对党的大多挑刺,同一个党派的有时也会发问。政府大臣就需要有强大的挡箭牌和反击力,才不会处于下风。

MP们有权选择任一个议题参与问责,但他们的问题一般要在两周前提交给议会办公室,由办公室通过抽签进行排序,供大臣们略做准备。但议长也经常允许即席发挥,想发言的MP在一个人发言完毕后,就抢着站立起身,引发议长的注意,经议长点名后就可发言。问责进行得很连贯,一个接一个议题,往往前一位刚谈完社会福利,后一位就开始谈阿富汗战争了。感兴趣的MP就留下来继续,不感兴趣地就回他们办公室了。有趣的是,如果所有MP都来开会的话,会场是坐不下的——只有437个座位,还有200多人得在旁边站着。这想想都有点滑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连个椅子都没有?其实这是来自丘吉尔的提议,他希望制造紧凑热烈的气氛。

一天的问责从早上9点开始,通常进行到晚上10点,中间只有吃饭的时间休息。要当政府的官员,不是那么容易的。就连首相布朗,也是每周三中午12点固定来接受一次问询,通常进行一个小时左右。反对党的领袖和部属一般利用这个时间对他进行猛烈开火。

回答一般需要简短有力,讲得太长,议长会打断你。而且要有理有据,还要不忘反击一下对方。在议会里靠的就是好口才和应变能力。布朗的口才就不错,这都是千锤百炼的结果。不过整个过程是非常礼貌的,政府官员称呼他的闻询者也有讲究,如果是来自本党的,他就说My Honorable Friend(我尊敬的朋友),如果是反对党的,他就说This Honorable Gentleman(这位尊敬的绅士),但往往后面带的是凶猛的攻击,使这些礼貌的称呼听起来似乎有点伪善。

更关键的是,这些问责和辩论,是完全暴露在民众的眼皮底下的。世界各国的人民,只要能到伦敦来,无需任何证件,都可以从议会的公众入口进入,根据工作人员的引导,到议会大厅旁听这些辩论。他们坐在高台之上,不会对辩论形成干扰,可以自由退场。BBC有一个电视台,专门播放议会讨论的录像,使全国人民在家里都能看到这剑拔弩张的局面。即使你听不清楚也没关系,议会有一个叫Hansard的数据库,前一天的辩论内容,每字每句,第二天就上网了,全世界的人们只要一点鼠标,谁说了什么都一清二楚,白纸黑字。这样的透明度让人咋舌。

和游客亲密合影的议会卫兵

为什么不需要保密呢?民主的基本原则就是开放,“太阳之下,并无新事”,一切都应该是接受监督和应该被知情的。是否自在人心,人民的选票就是公论。通过这一场场辩论,政治人物的面目和性格都更加立体,他们的纲领能不能自圆其说,他们的论证是否令人信服,都在议会这舞台上一览无遗。所以令人担心的谩骂不会出现,因为谩骂是最没有说服力的言辞。

而MP们,也不是高高在上,同样要接受监督。比如最近闹得很凶的MP补贴事件,过去几年里部分MP多报销了费用,现在通通要追缴。MP的开支如果过高,要被社会舆论谴责,同时在议会里召开专题讨论,形成议案商量如何缩减。

每一个MP,在地方都要显示得无比亲民,这样他们才能保住地位。从他们当选的第一天开始,他们心中便在考虑这个问题了。所以,在任意的社区网站或者政府网站,你都很轻易能找到MP的联系方式,有什么大小问题都直接可以和他联系。而这些问题,很可能就成为他在会上向政府官员们开火的弹药。

通过这样的网络组织,整个国家的立法机构和监督机构便和民众紧密结合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