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发表于《中国新闻周刊》2010年3月,题为《吴克刚:利物浦的中国先生》

虽然竞选是“一个赔本的生意”,吴克刚仍然想试一试。他只想做好这个过程,甚至考虑自己写一本“参选100天”的书,记录这段历程

文/李梓新(发自伦敦)

离英国大选只有不到两月的时间,650个选区的争夺已达白热化。从每一个选区选出的下院议员将在威斯敏斯特行使立法权。占多数议席的政党将在获选议员中选择成员组阁,其他议员则行使监督政府的功能。而今年,议员候选人中出现了7名华人的身影,数目之多在历史上是第一次。其中的一位华人,是来自广东潮州的吴克刚,在利物浦市中心的河滨选区(Riverside)代表保守党参加竞选,更是英国议会中第一次涌现出来的具有中国大陆背景的候选人。

利物浦市中心在清晨显得有些清冷,默西河畔的阿尔伯特船坞,记载着历史的辉煌。在全盛时期,利物浦港口的吞吐量占全世界总量的40%。这里还是重要的贩卖黑奴的据点,而且也建立起欧洲最早的唐人街。然而今天,利物浦是英国南北发展日益不平衡趋势的受害者,这座全英第四大城市的失业率竟然居于英国各区前列,达到12%。

吴克刚的办公室在离阿尔伯特船坞步行可达的地方,是市中心大型购物中心“利物浦一号”与老城的交界。只是这座叫做“汉诺威大楼”的建筑,门口没有挂着任何标志,一楼还是一家巧克力蛋糕店。旁边的工人都不知道保守党的办公室在这里。

吴克刚用带着潮州乡音的普通话说:“这里就是英国保守党在利物浦地方的党支部了。”“党支部”这样的词语令人恍惚,一个华人讲党支部,这样的情景应该发生在中国吧,而眼前这位身材不高,年近知天命的华人,正在英国带领着这个党支部向威斯敏斯特进发。

不安分的地理教师

吴克刚于1961年生于广东省潮州市区甲第巷,这条小小的古巷如今还雕梁画栋,是完好的潮州民居保存典范,历史上因为出过科举状元而得名。现在吴克刚在英国竞选国会议员,大约是另一种方式的“及第”。

“我是幸运的,1978年作为”新三届”的学生上了中山大学,读地理系。”17岁便顺利读大学的吴克刚不用像“老三届”一样蹉跎岁月,毕业后又到华南师范大学攻读硕士,并留校任教五年。

对于一个大学青年教师来说,在1980年代,他已经有了国家科研课题,也出版过学术著作,有稳定的教职,家庭和睦,第一个孩子刚刚出生,这样的生活,很多人也就继续过下去了。可是有点不安分的他还想继续到国外的学术世界深造,看看在地质、环保等方面国际上的尖端研究是怎么样的。

于是,他在1991年来到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攻读博士。这一来,便是他英国生涯的起点。

“我博士研究的主题是尼泊尔的梯田开发与印度恒河保护之间的争端,这个题目其实开始跨越了地质和环保的范畴,延伸到了地缘政治的范畴。我的博士导师换了3个,从中我学到最多的便是如何用计算机的手段科学地分析地理变化。而向地缘政治的兴趣扩展,使我后来的工作和今天的发展,都有渊源可寻。”1994年毕业后,吴克刚到利物浦大学地理系任教,开始了他在利物浦河滨区定居的日子,一直到今。

即使到大学任教,他仍然同样活跃于校外各种事务。他积极地参与了利物浦商会的项目,并帮他们建立和中国的关系。1999年,利物浦和上海建立友好城市,吴克刚做了不少牵线搭桥的工作,并为利物浦在上海设立了第一个办事处。后来,利物浦和上海的一系列经贸文化交流活动,都有吴克刚的身影。而今年上海世博会,利物浦是英国各地中唯一独立于英国馆之外有单独展区的城市,将展现利物浦如何将“历史遗产保护和再利用”。

2000年,吴克刚联系了上海的施工单位,为利物浦唐人街兴建了一座气势堂皇的牌楼,比伦敦唐人街更胜一筹。他也因之被称为“Mr.China”(中国先生)。后来,吴克刚辞去教职,成为英国国家商会的中国首席顾问,并自己开办了咨询公司。

从一个大学教授到投身商海,专门做中英之间的贸易,并多次为英国议员提供对华政策的咨询服务。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萌生了从政的想法。而在2001年,居住英国满10年的吴克刚加入了英国国籍,也使他的议员梦有了身份的可能。

“我作为华人移民,在过去的近20年来对英国社会的发展,政策利弊,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看法和主张。我认为政府在制定政策的过程中需要多听听华人社区的诉求,多参考华人的意见。我有信心担当华人代言人的角色。而对中英关系的发展,我也能有所贡献。”吴克刚说。

议员之路

要想成为某个政党的议员候选人,也不是容易的事。吴克刚2008年加入了保守党,他认为在过去10余年的工党执政中,英国的经济出现了危险的滑坡,金融业是全球经济危机的重灾区,而其他产业也没有相应发展起来。众多的议员更爆出了报销费丑闻。保守党在这个情况下提出的“改变”口号吸引了吴克刚。

吴克刚加入保守党不足两年,便被选为议员候选人,这是比较少见的案例,也足见保守党对他的重视。参加资格竞选就像工作应聘,先要向遴选委员会进行个人陈述。一个成功的候选人要体现出对选区的民情透彻了解,要对国会的立法政策程序熟悉,更要善于表达自己的纲领。被委员会选入候选名单后,要由该地区的党员民主投票。吴克刚击败了其他候选人,于今年1月顺利当选利物浦河滨区的候选人。

但要在这个选区胜出殊为不易,自1997年以来,利物浦河滨选区为工党的女议员路易斯·艾尔曼把持已达13年之久。而且历次大选来,艾尔曼的优势明显,均以超半票数当选,吴克刚承认该区是全英最难挑战的前30个选区之一。

同时,该区居民由于失业率高企,变得对政治冷感。而年轻白领也对政治兴趣不大。即使是该区所拥有的两所大学,利物浦大学和约翰·摩尔斯大学,也成为投票率低的帮凶,因为学生们既可在自己家乡投票,也可在校区投票。但学生流动性高,而且对本地事务兴趣不足。这几项因素导致本区74000选民通常只有不到30000人投票,成为全英投票率最低的选区。

面对艰险的选举形势,吴克刚认为自己的优势在于四个方面:过去在英国商会有丰富经验,也曾帮助议员提供国际贸易政策咨询;中国崛起带来的地缘政治需要有熟悉中国情况的人帮助政府间处理相互关系;环保成为世界热点,自己是这方面专家;代表少数族裔选民。这几个优势摆在一起,应该有机会一战。而长期以来工党统治不见起色,经济危机又使民众生活大受影响,选民已经有强烈的改变意愿。他目前正通过各方努力来提高投票率。比如利用他原来在利物浦大学的关系,到大学宣讲,在大学生中招募志愿者,帮助在学生中传播他的参政纲领。同时到黑人、华人等少数族裔居住区接触选民等。

对于成败,吴克刚说他现在不考虑。他只想做好这个过程,甚至考虑自己写一本“参选100天”的书,记录这段历程。竞选几乎是一个全职的事情,他需要放弃掉其他工作的时间,“做一个赔本的生意”。但是他仍然想试一试。

吴克刚的选举办公室,桌上堆满要发出去游说选票的信件。

华人议员的意义

今年英国涌现的7位华人议员候选人,背景各具特色,可谓华人在英国奋斗各种路径的缩影。

原籍香港的候选人有4名,新马背景的华裔候选人有2名。相比之下,吴克刚的中国大陆背景最为特殊,也最为引人注目。因为无论香港还是新马,都与英国有关殖民地与宗主国的关系,文化上也有关联之处,对英美民主模式相对熟悉。吴克刚则是在中国大陆土生土长,并在大陆接受高等教育并参加工作,然后才移民英国。语言、文化、政治观念、身份归属等转变对他的挑战无疑是巨大的。

吴克刚笑言他从踏入英国国土起到现在天天都在练英文,“现在我的英文水平和中文水平大概差不多。一方面是我英文进步了,一方面也是我中文退步了。但我的中文对这边的候选人还是一个优势。”

不容忽略的事实是,这7名华裔候选人的胜算都不高,根据上届大选的统计,他们所代表的政党都在各自选区排第三位乃至更后。不过本届大选在选区规划上有较大改动,有一些选区重新划定后对新的竞争者有利,上一届大选旧选区的投票情况未必能准确预测本次大选的走势。

“华人当选议员的意义在于能够提高华人社区在英国政治的地位,有一个华人成为议员,将能保障华人权益,增进华人与其他族裔和社区的了解。”新加坡华裔候选人杜淑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目前,黑人和亚裔占英国人口总数的8%,但在议会中却只占2%的议席,属于严重的“低代表”比例。这直接导致了少数族裔政策为主流白人议员所决定的现状。

英国华人经过百余年的奋斗,社会地位逐步得到提高,然而真正参与到英国政治中的华人还是少数,他们在文化和习惯上都倾向于远离政治,很多人只是从事法律、金融、科技等技术性行业。而吴克刚说,今年出现这么多华人议员候选人,对华人在英国参政是一个鼓舞。不论结局成败,本身已是一种信号的释放。

Kongfutea

Li Zixin is a journalist, writer, international traveler and "story curator". He is the founder of China30s.com (中国三明治),a story -telling community for the "sandwich generation" in China.

这是李梓新的个人作品库,同名公众微信请搜索cnmediaorg关注。

One Reply to “吴克刚:中国大陆移民首度竞选英国国会议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mushroom coffee amaz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