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六夜:被延长的英国大选

六天六夜:被延长的英国大选

投向“悬浮议会”


自民党
地方议员候选人恩格特在登记选民的票号

伦敦5月依旧寒冷,大选日一早,60岁的自由民主党人盖尔•恩格特(Gail Engert)穿上冬天的大衣站在北伦敦马斯维尔小山图书馆的门口,她不是监票员,也已经早早投了自己的一票,却拿着一个小本子一直守在由图书馆临时改成的投票站门口,记录着每个前来投票的选民的编号。

恩格特的这个角色,大致类似于英国《选民手册》里面提到的“告诉者”(Teller),也就是在投票站劝导选民投某个党选票的人。然而她并没有去左右络绎不绝到来的选民的心思,而只是记下他们的编号。

“通过这个记录我可以知道哪些人已经投票了,哪些还没有投,我的团队等会会来拿这个本子,工作人员在办公室里就可以联系那些还没有来投票的支持者赶紧投票。我们在大选前已经登门拜访,搜集好我们在这个片区的支持者名单了。”恩格特正在竞选连任这个北伦敦中产阶级生活区的地区议员。她显得信心十足,也比其他竞选人勤劳,只有她一个候选人在投票站门口做这个工作。

数条街道之外的东芬奇利街区,地铁站对面租车行老板约翰•斯科特(John Scott)也来到投票站门口拜会选民。70岁的他今年已经是第二次挑战地方议员职务。“如果今年还不成功,我就会放弃了。下届大选我都75岁了。”作为保守党人,他所在的街区属于工党的地盘。现任地方议员艾莉森•摩尔正同时竞选国会议员和地方议员。斯格特需要和摩尔在地方议员的名额上对决。而这个地方国会议员的争夺,则由另一位保守党人麦克•弗里尔出马,他信誓旦旦要夺回这个原本属于保守党元勋撒切尔夫人,却在过去13年里一直属于工党的选区。


年迈
的选民也不愿放弃自己的投票权利

这一切将在这一天里发生结果。一夜之间,大小各级政府网站上的名字就将发生变化。五年一度的重新洗牌却没有使这个国家陷入动荡。人们依旧在街道上行走,去上班,去接孩子,如果不经过投票站,外人不会觉察出这天有什么异样。

只有候选人们在内心暗暗纠结。当天夜里十点,投票刚结束,每个地区的候选人们就集中到计票点等候结果。尽管这个计票可能花上几个小时,也可能是一天。恩格特便来到位于亚历山大宫的地区计票中心,经过严格的检查才能进入。在还未得知自己的选票结果之前,大屏幕上的电视直播吸引了人们的注意:BBC、天空电视台、独立电视台三家权威电视台推出的“Exit Poll”预测出来了:保守党306票,工党255票,自民党59票,其他政党29票。

“Exit Poll”预测其实和恩格特在早上做的工作有点关联,就是由调查机构在分布于各地的投票站门口随机调查选民,询问他们的投票去向,然后根据样本预测总体结果。这在美国大选中也广泛应用,而且被认为可信度很高。但在英国却失灵过一次,1992年,保守党候选人约翰•梅杰被预测为拿不到过半的席位,结果他却以过半的优势顺利当选首相。

这个预测结果一出来就一片哗然:自民党席位居然这么低!比上届62席还低三席?最近风靡一时的“克莱格热”把人们的胃口都吊得老高。这样的预测结果令人意外,众多专家在电视上大呼不相信。另外一个重要发现就是预测清晰地指向了“悬浮议会”(Hung Parliament)这个结果,也即是没有一个政党能获得过半席位的绝对优势上台组阁。此刻博彩公司已经纷纷暗呼命苦,威廉•希尔公司之前开出的出现“悬浮议会”的赔率是6赔4,晚上9点左右已经停止下注。事后他们发现自己损失了500万英镑。

三大电视台从夜里9点就开始了车轮式直播,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6点。随着一个个选区的结果揭晓,票数分布越来越接近之前的预测结果。自民党党魁尼克•克莱格承认他“度过了一个令人失望的夜晚”。

最后的结果出来了,保守党获得306票,票数第一,但无法过半,而工党(258票)和自民党(57票)加起来的票数也无法过半。这是典型的“悬浮议会”。


工党
的地方议员候选人在投票站门口拜票

虽然相互竞争,但两党的”Teller”还互相帮助登记选民信息。

一场复杂的数学计算
首相人选没有在大选日第二天如愿揭晓。根据英国的选举制度,在没有候选人得票过半的情况下,布朗仍然是英国首相,直到有占绝对优势的挑战者出现。保守党领袖大卫•卡梅伦的唯一办法便是和自民党谈判,组建联合政府,因为这两家的票数加起来才能超过50%。而布朗在理论上也可以和自民党以及其他小党谈判组建联合政府。

局势一时混沌不明,国际社会也对复杂的英国选举制度摸不着头脑。尽管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施瓦辛格早早就向大卫•卡梅伦发来贺电,总统奥巴马却一直按兵不动。BBC采访一位的士司机,他说他搞不清为什么赢得大选的人还不能当选首相,而失败的两个候选人还可能联合起来把胜利者干掉。整个英国大选已经变成一场复杂的数学计算。

尽管他的政党在选举中失利,克莱格成为保守党和工党之间的“抢手货”。这位在大选前历史性的三场电视辩论之中人气暴涨的自民党领袖,被誉为有着“托尼•布莱尔般的亲切笑容”,风头甚至盖过卡梅伦和布朗。只是他的个人魅力在英国的选举制度里,无法为他的政党争取更多席位。

和美国不同,英国大选的选票上不会直接出现卡梅伦、布朗和克莱格的名字,而是各个选区的候选人。目前英国采取的是议会制下的单选区单代表制度,在每个选区得到简单最多数票的代表便拿到一个国会议席。而拿到最多国会议席的政党便可以上台组阁,其领导人自动成为英国首相。这样的选举制度带来的问题便是,由于胜局由议席决定,但获得议席的议员在选区中的支持率往往不能过半,通常只有30%-50%之间。这样获胜的政党在全国的支持率也不能过半,这次保守党的得票率也就只有36%。而获得了全国23%选票的自民党却只能拿到9%的议席。

克莱格的办法就是利用手头57张奇货可居的选票代价而沽。他率先向最大的买主保守党试探出价。5月7日早上11时他便发表讲话,称获得票数第一的保守党有优先组阁权,愿意和保守党谈判。3个小时后,卡梅伦发表讲话热烈地回应克莱格的邀约,称将和自民党“开放、真诚和积极”地商谈。当天下午两人便通了电话,双方高官在当天夜里便直接面谈。

其实保守党和自民党的政见有所不同,比如在移民问题上,保守党想为移民数目每年设置一个限额,自民党则甚至提出要向非法移民在居住满10年提供入籍权。保守党提出要削减60亿英镑的财政预算,自民党反对。而自民党最想达到的目的,便是改革选举制度。

平心而论,简单多数制度确实对小党不利。保守党和工党把持了绝大多数地区的议席,而且现任议员竞选连任也有相对的优势。自民党要在地区挑战两党成为第一确实不容易。所以他们倡议选举制度改革,提出要采用一种在北爱尔兰议会选举中采用的“单一转移”计票法,这种计票法极为复杂,其核心理念是合并几个选区成为大选区,每个选区有多个议席名额,候选人达到一定的选票票数便可当选,同个政党在大选区里可以有多名候选人。在单一选区名额扩大的条件下,自民党的机会自然会增多。既得利益者保守党则是一直最反对选举改革的。

但在上台执政的巨大诱惑下,一切都好说。自民党接受了保守党的移民和财政政策,保守党也表示将在选举制度改革上作出让步,同时在联合政府内阁里面给自民党人多个席位。

布朗也向克莱格提出邀约,克莱格也和他会面商谈。但是工党气数已尽,如果由两个失败者联合上台执政,在合法性上将引人质疑。而工党内部也引发内讧,有一个派别要求布朗提早辞去党领袖职务,该由新人领导工党及早准备下届大选。聪明的克莱格断不会上工党这艘破船。

经过5天时间,5月11日晚8时,布朗突然宣布辞去首相职务,显示他对回天无力的局势的豁达接受,并在唐宁街十号首相官邸门前发表感人的“谢谢和告别”演说,他和妻子莎拉拉着两个首次与公众见面的幼儿走向等候在一旁的汽车,场面感人泪下。

一个小时后,大卫•卡梅伦接受女王召见,领命组建新政府。他在唐宁街十号门前发表了简短的就职演说,成为近200年来英国最年轻的首相。克莱格也旋即成为了副首相。这个职务并不是英国政府中的常设职务,但卡梅伦需要给克莱格留足这个面子。自民党还在14个名额的内阁中占了5人,比例超过三分之一,可谓对其过低的议席比例的一种有力补偿。

卡梅伦的权杖
一夜山河改。自1945年以后首届联合政府成立了,它和当年丘吉尔领导的联合政府一样,需要应对国家面临的深重危机。而今天的敌人不是轴心国,而是金融风暴。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不会轻松。就在卡梅伦履新之际,英国的失业率继续高涨,达到8%,失业人数已超过250万人。英镑持续走软,金融业这种虚拟经济在英国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过高,而实体经济继续萎缩。人们对英国能否彻底走出金融风暴心存疑虑。

长期以来,英国对欧盟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态度,既加入了欧盟,却又保持货币和签证独立。本届联合政府组成的一个前提条件,便是自民党同意在本届议会任期内不加入欧元区。地理上的遗世独立以及长期以来的帝国独尊心态,使英国很少和欧洲大陆保持完全一致的紧密联系。但现在,国际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中美大国崛起,欧盟日益扩大,英国和这三方关系微妙。

如何让英国经济不再滑坡,是摆在新任舵手,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面前一道坎。人们对这位伦敦牛津街百货商店的前售货员感到担心,比起前任财政大臣达林,这位不到40岁的“年轻人”看起来稚嫩了点。这是一届年轻的政府,他们大多出身豪门,教育良好,在1990年代投身政界,抓住英国保守党和工党更迭的时机,迅速攀升,在今天登上权力巅峰。而如今整个国家的命运和走向,已不再是牛津剑桥里同学之间笑谈的沙盘推演,而是这个昔日辉煌帝国具体的未来。

卡梅伦不是奥巴马,他没有奥巴马的明星魅力,在电视辩论中的表现被评价为过于“宣传说教”,缺乏真诚。他的权力也没有奥巴马大,议会制里的首相随时面临着议会的不信任案,每周三中午还要到议会接受反对党议员的质询。而奥巴马作为美国总统,却还拥有对议会提案的否决权。度过金融危机需要更强有力的政府,众多的大国都采用了总统制,传统的英国政治制度正经受考验。65年来第一个联合政府的配合和运转如何,前景不明。

值得注意的是,工党尽管在议会竞选中失利,却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地方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比上届多得了412个地区的领导权,保守党和自民党分别损失了100余个地区。这表明工党在地方的实际统治力得到增强。联合政府的政策贯彻未必能顺利进行。

在英国的政治制度里,选区的国会议员负责立法事宜,即在国会提交法案并进行表决,同时监督政府运转,却不直接行使地方的行政权。地方行政权由地方当选的议员组成的委员会负责。在每个类似中国街道大小的地方,会投票产生三个议员。 一个行政区一般有50多个地方议员,由这些地方议员中的多数党派领袖上台担任区长的角色。他们权力很大,掌管地方的行政权和财权,包括预算制定权力,甚至还可以决定动用地方财政进行海外投资。竞争“撒切尔夫人”选区的保守党人麦克•弗里尔,在担任巴尼特行政区区长时,就动用2700万英镑投资冰岛银行,结果在金融危机中损失惨重。掌握了地方实权的工党,将和保守党继续在不同的战场角力。

卡梅伦的权杖如何实施魔法将是决定他的位子是否足够安稳的重要条件。现在,保守党最严厉的政策便是控制移民。在金融危机来袭的时候,移民自然成为替罪羊和政策焦点。而英国本土对日益涌入的东欧和亚非移民容忍度也降低。本次参加议会竞选的8名华裔候选人无一成功便是一个例子,其中包括来自中国大陆的保守党人吴克刚。

每一届大选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日子,恩格特以地区最高票顺利连任地方议员。麦克•弗里尔成功地帮撒切尔夫人夺回了选区,他的头像出现在伦敦《标准晚报》上,被誉为保守党的新星之一。

而约翰•斯科特则再一次失败,他可以安心地颐养天年了。

本文发表于《中国新闻周刊》2010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