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专栏:一个英迷的天气论

世界杯专栏:一个英迷的天气论

这是自1962年智利世界杯以来第一次在南半球举行的世界杯,也是48年来第一届在秋冬季节举行的世界杯。南非的天气预报说这几天也就10度上下。想起16年前美国世界杯为了保证欧洲收视率而把比赛安排在40度高温的正午,真是冰火两重天啊。

可是我觉得这天气对英格兰队有利。来了伦敦之后才知道,暖气到5月才停,而在这6月的时节,夜里还是要盖棉被的。中午出太阳的话,气温能有30度,可是下一阵雨,气温就降到10度左右了,夜里更低。我的哈萨克斯坦邻居最近搬家了,因为在中亚燥热之地长大的他们对伦敦这种湿冷天气不太适应。想来在上海6年的生活还是给我莫大锻炼的。

所以现在能明白英超为什么大多放在下午踢。因为那时阳光正耀眼,绿草更加如茵,转播效果更胜一筹。但比赛一结束,下午五点的时候,阴风慢慢就起来了。在英国出门,还是要带一件运动风衣以被不时之需,御寒或者防雨。英国球员也早已习惯在各种天气下比赛了。

同样,西甲安排在晚上也同样显得通情达理。下午太热,傍晚时分正好。注意,西班牙的傍晚其实是8点以后,一直到10点前。晚上10点才是他们正餐开始的时间。所以尽管中国球迷抱怨西甲总在下半夜,西班牙人也没法为一个虚拟的中国市场利益而改掉生活作息啊。

我宁愿相信天气对球员的发挥是有影响的。所以几支南半球的球队可能会取得好成绩。注意,这不包括大部分球员长年在欧洲踢球的巴西、阿根廷甚至澳大利亚等队。反而巴拉圭、智利乃至东道主南非都有一定的优势。再者就是像英格兰或者北欧这种在地球另一头与世界杯期间气候相近的国家球队。

话说回来,作为一个英迷我在本届世界杯前腰杆还是直了很多。倒不是说英格兰队实力增强多少。而是突然发现英迷比以前多了很多。这不,在新浪微博上披上英格兰旗的”脖友”人数一直稳居第二。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哪怕是4年前。我将之归功为近年来英超的持续繁荣带来的效应。

英格兰队一向被批评为粗糙足球的代表,向来受巴迷、阿迷、西迷、意迷等拉丁派群体瞧不起。另一方面,只有在广东长大的我这批球迷才有机会在英超还不叫英超的时候看英国足球,所以我们对英格兰感情笃厚。其他地区的球迷很多受中央台气候笼罩,基本都从意甲直播开始普及足球知识,成为意迷也无可厚非。再加上我国的文艺界人士的主流来自岭南以北,他们的偶像效应也颇具杀伤力,一个黄健翔就可以把几十万球迷感动成意迷了。而更多的名人是阿迷,君不见新浪微博上所谓的”球迷领袖排行榜”上,粉丝过十万的人物满眼一片蓝白两色,他们长久以来占据了舆论阵地对死对头英格兰队进行”围剿”,让支持英格兰的球迷甚至都有自感”反足球,反潮流”的惭愧了。想起近20年的世界杯观战经历,英格兰球迷现在能挤掉巴西、西班牙排行第二,不禁让人热泪纵横。

这也是另一种气候的转变。市场大的球队多少会受一点照顾的。只要普拉蒂尼的手不要太长,英格兰队还是有希望的。我对他们的预测,能进四强估计就会让伦敦特拉法加广场沸腾了,卡佩罗甚至可以授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