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英格兰?

拿什么拯救英格兰?

英格兰对阿尔及利亚比赛前几小时,我还在纽卡斯尔圣詹姆斯公园球场晃悠。刚从英冠升上英超的“喜鹊”一派喜气洋洋。可是最吸引我眼球的却还是一幅悬挂着的阿兰•希勒画像。这位憨厚的神射手退役后,谁来帮英格兰摧营拔寨呢?现在我们只能看着一脸中年大叔模样的希勒在BBC上穿着衬衣评球。

下午时分,纽卡斯尔的地标纪念碑旁边已经聚集了不少穿英格兰球衣的球迷,个个都蓄势待发准备杀向酒吧,看英格兰将如何收拾北非新军。我的行程本是在当天到米德尔斯堡中转,然后再奔向约克。可是这样会影响我看球。操着一颗像溺爱中国队一般的心,我一咬牙登上了从纽卡斯尔到约克的直达列车,并刚好在开赛前入住到约克的宾馆。米德尔斯堡就这样被我舍弃了,那可是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时朝鲜队1比0击败意大利的福地啊。

到约克的时候,大街小巷的酒吧已经爆满。一贯支持英格兰的我,在此情此景更有一种将英格兰视为己出的感觉。可是比赛很快证明了看英格兰比赛需要承受和看中国足球一样的煎熬。球员们的脚法和中国球员差不多臭,停球基本功不好,传接球经常丢,战术打法又单一,没有太多办法。可是你又像爱自己孩子一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英格兰人从意大利请来的“洋和尚”卡佩罗,赚着比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多40倍的年薪,达600万英镑之巨,他工作一个月就当首相忙乎三年半。如今英国政府削减财政开支预算,公务员减薪或下岗。卡佩罗的年薪是不是属于那些该被砍掉的预算之一?要知道为了预算达标,连关乎民众生命健康的新医院计划也在英格兰北部被砍掉了。而英格兰足总为防挖角,在世界杯前赶紧和卡佩罗续约到2012年,年薪有增无减。

小组赛两战两平,最后一场只有拿下斯洛文尼亚的华山一条路,到了考验卡大帅真功夫的时候了。英格兰的问题是个别位置人才重复,个别位置又人才奇缺。中场“双德”类型相近,都是有攻击力无组织力的勇夫,使用巴里能使攻守平衡一点,但是仍然无法打出有效组织。而奇缺的是左路人才,阿什利•科尔算是英格兰最好的左后卫,却没有左脚传中的本事,因为要同时兼容“双德”,又得把杰拉德安排到左路,他经常内切前插,使左路根本无法和右路形成两翼齐飞的平衡攻势。在过分单一地打右路之后,被寄予厚望的右前卫列侬和赖特•菲利普斯都无法打出水平,卡佩罗可能会后悔最后一刻放弃“小老虎”沃尔科特。前锋线赫斯基虽然能争下第一落点,但状态奇差的鲁尼往往无法掌握皮球,赫斯基自己过慢的速度更使进攻无法多样化。

英格兰的单一打法已经人尽皆知,要获胜只有出奇兵。最后一场,拯救英格兰的法门可能有二:一是派上一直雪藏的左脚将乔•科尔,打活左路,把杰拉德彻底突前取代赫斯基。另一个办法同样是上乔•科尔,但保留前场的高中锋设置,把表现平平的兰帕德拿下,杰拉德和巴里应该能够梳理好中场。

对阿尔及利亚一仗的唯一收获,是证明老将詹姆斯可以继续把门,却又损失了一个中卫卡拉格,需要由新人道森顶上。对斯洛文尼亚这种快速灵活的东欧球队,英格兰只有在力量压迫的前提下打出配合,才能杀出一条血路,不然这支英格兰队将是自1994年以来的最大笑话。深陷经济危机的英国民众也将更加失落。新官上任英国的财政大臣奥斯本估计都在默默为英格兰祈祷,财政报表上的数字,就靠英格兰的下场比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