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公平的选举制度

寻找最公平的选举制度

我所生活的街区,是北伦敦的马斯维尔小山社区,这里一直是自由民主党的天下。今年成功连任的国会议员琳•费德斯通是一名离婚妇女,但她却让这个选区的选民心悦诚服。在新政府里,她刚刚被提拔成为平等权利助理大臣。

像她这样成功的自民党议员在伦敦却不多,将近70个选区里只有7个自民党的成功候选人。大多数人因为在选举中排名第二或第三而名落孙山,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加入了联合政府的自民党正在通过改变游戏规则来避免下届大选出现类似的悲剧。

最近英国报纸都在讲AV这个词,看起来香艳其实却和女星无关,而且还严肃得很。原来在这里它是“选择投票制”(Alternative Vote)的意思。它正是自民党倡议的新投票制度,而原来票数最多者当选的“赢者通吃”。

不熟悉选举的朋友可能对各国不同的选举制度觉得头疼。可这个“赢者通吃”是最简单的:在每个选区里,候选人不论得票率是否超过50%,只要得第一名就当选国会议员。然后根据各党派在全国650个选区里的获选的国会议员数量多少来决定谁上台执政。

但细想一下,这样的制度会存在什么问题呢?那就是获胜者可能无法代表其选区大多数选民的选择。最极端的例子发生在1992年,苏格兰高地首府因弗内斯选区,自由民主党、工党、苏格兰国家党和保守党的候选人形成混战局面,得票率分别在26.0%、25.1%、24.7%和22.6%。最终获胜的自民党候选人得票数只比第二名多458票。这样选出的议员能让选民信服吗?而且这一制度保证了大党的利益,小党派一般很难打破它们的垄断。

自由民主党是“赢者通吃”制度最大的受害者。因为它历来是英国第三大党,排在轮流坐庄的保守党和工党后面无法翻身。在每个选区,它经常排名第二、第三,得票率和获胜者相差不大,却就是无法当选国会议员。本来这次大选,凭借领袖尼克•克莱格在电视辩论上散发出来的个人魅力,他们原本希望能够扭转局势。结果反倒蚀了把米,获得的议席比上届大选还少了5个。虽然自民党总共获得全国选民23%票数的支持,但获得的议席数却只有9%。所以自民党在和保守党谈判组建联合政府时,最大的谈判要求就是改革目前的选举制度,转而采用“选择投票制”。

“选择投票制”对自民党有什么好处呢?这要从它的机制来看。所谓“选择投票法”,是要求选民在投票时,不是只选最心仪的候选人,而是要投票给自己心目中的前三名,以1、2、3标记好。最后计票的时候,要求获胜者得票率要超过50%。如果所有候选人都达不到怎么办呢?把最后一名候选人淘汰掉,从他得到的票数里挑出选民的第二选择,把票数加到前面各个候选人身上,这样循环往复,直到累计出一名超过50%的候选人为止。

这样的做法,理论上应该是公平点。获胜的候选人能够在某种程度得到大多数选民的支持。比起简单的“赢者通吃”制度,自民党也有更多的机会后来居上。根据BBC的模型推算,如果采用这个制度,以往六届大选,自民党都会增加十几二十个的议席。但这个办法的缺点就是繁琐。对于目前尚实行人工计票的英国来说,这样的循环相加不知要多耗费多少时间,多增加多少人力,甚至提高多少差错率。投票第二天早上就出结果的历史传统说不定会被改变。

即使采取“选择投票制”,也不一定能改变自民党在总得票率和议席数上的不平衡局面。归根结底,是因为英国是议会民主制国家,执政党是由国会议员数量决定,而不是像总统制的美国,总统直接由每个选民的投票去向产生。所以英国的执政党其实通常只有百分之三十几的全民支持率。但这不妨碍英国民主制度的稳步发展。

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制度,都是结合本国国情的产物,既有英国、日本这样的君主立宪议会制,又有美国这样的强权总统制,还有法国、俄罗斯代表的半议会半总统制。最公平的选举制度?未必有,但不妨碍每个国家不断调整自己的选举制度,这才是民主推陈出新不断发展的源动力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