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足球社会学

非洲足球社会学

非洲足球已成为世界足坛的重要力量,但是这片神秘大陆是如何为足球提供土壤和养分,打上何种文化烙印,一直没有被研究者和写作者太多触及。而足球又是如何在这些战乱频仍的国度为人民提供精神支持,乃至构建强大的社会凝聚力,这些社会学意义层面的足球研究也一直缺席。

就在南非世界杯开赛前,居住在肯尼亚的英国记者斯蒂夫·布鲁姆费尔德,出版了他在非洲行走13个国家,考察它们的足球社会而成的一本新书《联合非洲:足球如何诠释非洲》(Africa United: How Football Explains Africa)。这本书为以上的两个问题提供了具有参考意义的答案。

布鲁姆费尔德是一名独立记者和专栏作家,他之前数年为英国《独立报》驻非洲记者,报道非洲政治。现在,他以自由撰稿人身份为《卫报》、《观察家》、《新闻周刊》等媒体供稿,在采访政治事件的同时,他对足球也深感兴趣,其独家的观察使他成了一个非洲足球社会学的专家。

在这本书里,布鲁姆费尔德记载了他贯穿非洲大陆的足球之旅,从开罗到开普敦,从阿比让到内罗毕,他采访了从球员到球迷,从政客到叛军首领,力图去发现足球在非洲社会形成中的作用,其中颇有些有趣的故事。

他发现英超球星在非洲已经成为人们见面互相打招呼的话题,就像英国人爱谈论的天气一样。当他从肯尼亚到苏丹采访,在边境检查站受阻时,他的英国人身份居然使他顺利通过。“贝克汉姆是我的朋友,”边检士兵说,“欧文也是。”“呃……他们也是我的朋友。”布鲁姆费尔德就这么闯过重重封锁采访到常人难以联系上的叛军首领,社会各界。足球是足以打通任何壁垒的钥匙。

在科特迪瓦,这个国家因为可可和咖啡产业发达,资源丰富,吸引了大批邻国移民前来务工。他们聚居在北部,以穆斯林教徒为主,与南部信奉天主教的政府军形成对峙。在这里,人种、宗教信仰都成为阻碍国家统一的因素。而德罗巴领衔的科特迪瓦国家队则成了唯一的共同语言。当南部出生的德罗巴在2009年建议将一场关键的世界杯预选赛安排在北方举行时,他赢得了北方人民的尊重,他们在那场比赛击败了布基纳法索,向南非迈进一大步。出生于北部,效力于巴塞罗那的亚亚·图雷和德罗巴并肩作战,在球队里,他们是一个统一国家的队友。

足球在非洲也经常被政治化。改变世人对非洲足球形象的“雄狮”喀麦隆队,他们的英雄米拉大叔居然是被当时的总统比亚钦点选入队中的。而比亚也经常利用足球来转化国内矛盾。1992年10月11日,喀麦隆国内的反对派曾想发起一场罢工。但在之前一天,喀麦隆将对阵津巴布韦,如果获胜他们将进军美国世界杯。比亚适时宣布如球队获胜,全国放假一天庆祝。结果罢工被消弭于无形。

类似的情况发生在埃及。尽管埃及经济问题丛生,但领导人经常用足球来振奋国民精神。当埃及队在南非世界杯预选赛中输给阿尔及利亚而无缘决赛圈时,愤怒的埃及领导人和民众几乎要掀起一场对阿尔及利亚的战争。

非洲足球还存在不少问题。他们的俱乐部无力留住出众的球星,只能成为向欧洲的输血管。而这些在欧洲的非洲球星也在改变着欧洲社会。现在没有一支英超球队没有非洲球员的身影。从德罗巴到埃辛,到阿德巴约和卡努。这些非洲球员在丰富着欧洲的足球文化,同时也在改变着社会对非洲人的看法。而这无疑看作是非洲的一种文化价值输出。

这本值得一看的新书还有一个相关网站(http://www.africa-united.co.uk/)。它也是作者用来记录自己对非洲足球最新观察的博客。在南非世界杯期间他天天更新。读者不妨也可关注一下。

《联合非洲:足球如何诠释非洲》(Africa United: How Football Explains Africa) Canongate出版社2010年5月第一版。 本文发表于《南方都市报》2010年6月20日阅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