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凡人的大卫·卡梅伦

作为凡人的大卫·卡梅伦

英国GQ杂志主编迪伦·琼斯显然是一位有远见的人士。他在2008年对当时的英国保守党领袖大卫·卡梅伦发出邀约,和他对谈一年,记录这个在当时只是崭露头角,还不知能不能真正成为未来首相的42岁男人的内心。

这两个生于1960年代的男人的对谈结集而成的书籍《卡梅伦谈卡梅伦:与迪伦·琼斯的对话》(Cameron on Cameron: Conversations with Dylan Jones)在2009年成为大热书籍。今年初出版了平装本,现在借卡梅伦顺利当选英国首相的东风大卖。人们在卡梅伦上台之后更有兴趣来回头看看这位近200年来英国最年轻的首相一路如何走来,思想如何形成并表达出来的。

这本书分为十三章,是琼斯在2008年每隔几周和卡梅伦对谈一次的实录。琼斯称自己不是忠诚的保守党人,这本书也不是政党宣传文章,而是作为一个传媒人,去透视一位可能打破工党13年执政垄断的政坛新星的内心。在书中,卡梅伦从自己的童年谈起,一直延伸到自己的政治生涯,乃至他对如何拯救风雨飘摇的英国经济的各项政策。最吸引人之处,还是他生活中的细节。

他谈起了很多孩子都会有的”兄长阴影”,他有一个长他三岁的哥哥。自小时起,他就觉得自己的行为无非是在复制哥哥的道路,他上小学了,他踢足球了,他吻女孩子了。他都一一照做,而是晚三年而已。这种阴影得到他考上了牛津大学才摆脱–他的哥哥去了布里斯托尔大学。卡梅伦到那时才觉得自己真正做出一些和哥哥不同的事情。

卡梅伦自小成长在一个名门望族家庭,是英王威廉四世的直系后代,和当今伊丽莎白女王还有亲戚关系。小时候,他并没有培养起对政治的兴趣,他能记得自己对英阿马岛之战感兴趣,但有点迷惑。在那个时候,他还经常帮父亲开电视收看新闻,在1970年代末期,电视需要30秒的”热身”时间才能显示图像。卡梅伦认为这样的帮忙能让大人们觉得他长大了。

直到大学毕业时,他还不是很确定自己要做什么。当时他得到了一个咨询公司的会计职位,但他拒绝了。而记者梦也因被《经济学人》杂志拒绝而破灭了。他得到了保守党研究部门的职位。他的求职故事和他的政治密友,现任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惊人相似。奥斯本当年被《金融时报》拒绝,也同样进入了保守党的研究部门。

那是1990年代初,保守党还是执政党。工作几年,卡梅伦获得了从政的初步经验。那时他27岁,年薪26000镑,属于中等收入,但想买一套房子,手头有点紧,又想尝试一些不同的工作,尽管他认为政治仍是自己的最爱。他到了薪水比政府部门高的媒体公司卡尔顿做公关方面的业务。入职前,他和老板约定,他过两年还要竞选议员。老板给了他一个薪水相对较低的职位。可惜在1997年的大选他失利了。四年后又一届大选,他干脆辞职,专心竞选,终于成功当选国会议员,回到了政治生涯中,并一路顺风顺水,四年后便成为保守党领袖,最终击败了布朗,成为英国的新任首相。

虽然这样的奋斗故事算不上草根出身,白手起家,但仍然可以让读者看到一个普通白领的成长史。在一个开放社会,每一个人都没有太多秘密,即使你贵为首相。而政治人物的凡人化,是这个时代的特征,也是他们的新砝码。

《卡梅伦谈卡梅伦:与迪伦·琼斯的对话》(Cameron on Cameron: Conversations with Dylan Jones)Fourth Estate 出版社2010年1月出版。 本文发表于南方都市报 阅读周刊 2010年7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