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花费几何?

英国大选花费几何?

英国新议会已经成立近三个月,议员们新官上任,按理应该春风得意。但这位老兄却有所例外:伦敦里士满选区的保守党议员扎克·金史密斯最近碰到麻烦,选举委员会正在调查他在竞选经费报销中的作弊问题。指控称金史密斯为了使总竞选费用低于11003英镑的法定限额,将一些费用瞒报少报,最终他的报销金额是10883英镑。

将一个选区的议员候选人在正式竞选期间的费用控制在11003英镑,是为了让大选不成为一项花钱比赛,或者一个富豪主导的游戏。即使金史密斯本身是一名百万富翁,他也不能多花一个英镑用于竞选。

11003镑是自今年4月6日布朗公布大选日期,到5月6日大选举行这30天正式竞选期间的花费限额。而在之前整一年的造势和宣传,同样有费用上限。一名国会议员候选人只能在这一年里花25000英镑。

而对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竞选的政党,同样有花费限额。最新的数目是每个选区3万英镑,按各政党参与竞选的选区数目累计。比如在全国所有650个选区都有候选人的三大党,保守党、工党和自民党,他们各自的竞选花费限额就是1950万英镑。时间段是自投票日起前一年之内。

这些花费都必须在大选结束后3-6个月内向选举委员会报告,任何一项超过200英镑的费用都必须具备发票,同时各项竞选费用都要分门别类列清楚。任何总竞选费用超过25万镑的政党,需由独立的审计公司出具报告。

有了这些严格的规定,英国大选和动辄糜费数十亿美元的美国大选相比自是小巫见大巫2005年大选,各政党花费大约为4000万英镑,而国家公共资金支持的选举行政费用约为7000万英镑。总数为1.12亿英镑,不及美国大选一个零头。

那么这1亿多英镑从哪里来呢?国家会提供一些选举的行政费用,比如让各政党免费寄送邮件,免费提供政党集会场地,免费给各政党一些电视广播时段,同时组织工作人员在投票日负责大选各项事宜等。而政党竞选的资金,同样有一小部分来自国家资助,但主要部分则来自于募捐和贷款。

国家向政党提供的资金帮助,主要的一项名为”政策发展资金”,自2001年开始,总额200万英镑,每年三大政党各能分到45万英镑左右,其余由各小党派瓜分。另一项有特殊资助有个有趣的名字,叫”短钱”(Short Money),它其实是以发出这项提议的议员爱德华·索特(Edward Short)命名的,专门提供给各在野党。工党之前13年连续执政,他们就无缘这笔优厚的资助了。保守党自2001年以来已经从这项资金中获得接近3700万英镑的支持,平均每年约450万英镑。这笔丰厚的资金是为了鼓励反对党能够大力竞选,打破执政党垄断,在1974年由女王批准的。

即使有国家支持,仍然有三分之二左右的资金需要政党自己筹措。靠收党费显然不是一个好办法。即使是第一大党保守党,目前党员数也就25万左右,每年的年费才25镑一人。所以募捐和贷款便成为最主要的来源。

大党派募捐是不成问题的。各个利益团体都想在这场金元战役中用金钱收买影响力,一朝政党上台后,他们就可以坐地收取回报了。摆在规则制定者面前,是如何堵住各种来路不明的钱,使民主政治不受污染或裹挟。监督者是由议会设立的中立组织–选举委员会。经过历年的不断完善,各种捐赠猫腻,黑金丑闻逐渐被规则所规避。

2000年通过的《政党、选举和投票法》奠定了英国近十年来选举中的金钱规则。它规定:政党总部收到任一笔7500镑以上的捐款或政党支部收到任一笔1500镑以上的捐款,必须在每季度向选举委员会汇报。如在正式竞选期间,则需每周汇报。这些捐款都必须来自被允许的捐赠人或公司,名字都必须上报。其中来自海外的捐款是不允许的。这就杜绝了之前香港、塞浦路斯等地经常出现捐款大亨的先例,防止英国政治被外国势力所左右。如果有匿名或来路不明的捐款超过500镑以上,必须在30天内上报,并限期退还,否则将课以同等金额罚款并启动法律调查。

保守党显然是吸金高手。他们抓住工党政绩不佳的机会,募集了众多资金。2009年他们获得了2700万镑的捐款,而工党只有1500万镑。在竞选进入白热化的2010年第一季度,他们获得的捐款是1066万镑,而工党仅有376万镑。从捐款数目对比,已可知工党在大选中必败。

大选究竟是不是一场挥金如土的金钱游戏?它究竟贵不贵?答案见仁见智。以英国2005年大选的国家花费,每名纳税人约为大选贡献1英镑。这样的价格买来相对透明公正的民主大选,可谓物美价廉吧。

本文发表于《东方早报》2010年8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