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米利邦德:工党新旗手

埃德•米利邦德:工党新旗手

英国前外交大臣,一度被传媒全面看好的未来帅哥首相大卫•米利邦德,强作欢颜地在工党全国大会上为自己的弟弟的胜利鼓掌,并与他拥抱。他心里肯定在想:“上帝,我的梦想居然被自己的弟弟摧毁了!”。作为布朗之后新工党领袖竞选的最大热门,他只能看着自己年仅40岁的弟弟埃德•米利邦德(Ed Miliband),前能源及气候变化大臣,成为了走上台接受党员热烈欢呼的那个人。

就这样,埃德•米利邦德,这位看起来并没有他哥哥有领导气质,也没有那么帅的年轻人,被历史推到了台前。他将在今后的几年向大卫•卡梅伦和尼克•克莱格的联合政府发起进攻,以求取而代之成为下一任英国首相。在击败了哥哥大卫之后,现在,轮到他去挑战下一个大卫了。

最快从10月11日议会重开之日,人们便可以看到这位战后最年轻的工党领袖,代表目前英国最大的反对党,在威斯敏斯特下院的绿色前排座位,向首相大卫•卡梅伦发射“炮弹”。日前,埃德已经宣布了他的“影子内阁”,在各个政府位置上都对应安排上得力的成员。他落败的哥哥,布朗时期的英国外交大臣大卫•米利邦德并没有出现在内阁名单之中。

自从布朗于5月11日宣布同时辞去首相及工党领袖职位之后,工党内部的领袖之争便已开始。除了元老埃德•波尔之外,最引人注目的竞逐就在这对米利邦德兄弟中展开。他们的父亲是流亡英国的波兰犹太人,马克思社会主义者拉尔夫•米利邦德。老米利邦德是英国著名的左派学者,长期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任教。现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以他的名字冠名了一个系列讲座,专门邀请全球各国政要到学校演讲。

米利邦德兄弟都是人中龙凤。他们先后毕业于牛津大学著名的哲学、政治、经济专业本科,与大卫•卡梅伦是系友。大卫•米利邦德还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读了个研究生,而埃德则选择了父亲的学校LSE就读经济学研究生。

兄弟俩都在1990年代初工党进入“布莱尔时代”时获得了机会。大卫顺利当上了英国外交大臣,我曾亲眼看到他在威斯敏斯特议会演讲。而埃德早早追随上了戈登•布朗,成为他的御用写手。尽管他在5年前才第一次当选会下院议员,但他的从政经历已达17年。现在,这位专门撰写演讲稿出身的工党领袖,在议会里发言是不是不用他人代笔了呢?

兄弟俩的道路略有分野。哥哥追随布莱尔的中间路线,力图建立一个“新工党”,即摆脱工党过去过重的工人阶级痕迹,在新的英国社会背景下,为中产阶级阶层代言。弟弟则跟随父亲的“红色”路线,甚至被冠以“红色埃德”(Red Ed)的名称,认为工党的根基还在于工会。这次他的上台,完全是工会选票的助力。在工会选票中,60%投向了埃德,40%投向了大卫。而大卫虽然得到了大多数工党现任国会议员的支持,最后还是以微弱劣势落败。但这也引发了部分人的担心,认为埃德未必能代表工党的政治精英。不过埃德在获胜演讲中立即表示,他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左,他将代表一个“中间的英格兰”,向未来的首相职位发起冲击。显然,他同样需要拉拢日渐在英国社会成为主流的中产阶级。

在同一天的工党大会上,前任伦敦市长,同样被贴上红色标签的“Red Ken”利文斯通也正式成为明年举行的伦敦市长大选的工党候选人,向现任市长,卡梅伦的密友鲍里斯•约翰逊发起进攻,意图夺回伦敦市长宝座。这一波的左派浪潮,代表了在经济危机的持续阴影下,英国政治意识形态再度出现了分野的迹象。

《卫报》已经为埃德开出了书单,建议他阅读从乔治•艾略特的《米德镇的春天》(Middlemarch)到美国正义学者玛莎•努斯鲍姆的著作。而这位英国前能源及气候变化大臣去年从哥本哈根会议回来后指责中国阻挠了会议达成成果,证明他在新的位子上需要补的课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