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是个技术活儿》后记

《民主是个技术活儿》后记

这本小书其实写不完英国绵延近千年的民主进程,也写不完当今英国社会上下纵深。它像是一部意犹未尽的小品,期待读者的接力,也期待我自己将来的继续探究。

而它最终能愿望成真地出版,我有很长的感谢名单要列。

首先要感谢一直陪伴我的家人。在伦敦的一年是一场奇妙的时光之旅。它是一场适时而来的“壮游”,开启的是视野、生命的可能性以及人生中自己或许还未觉察的新方向。这一切是太太和儿子与我一起在异国相互扶持经历而来的。至今还难忘在伦敦长年的低温里,在东芬奇利的Bernard Johnson House宿舍电视房里,于深夜开着破旧的惠普笔记本奋战书稿。从窗外望过去,我们那有着巨大落地窗,正对一片草坪的房间经常还亮着灯。那是太太在等我回家,也是鼓舞我继续写作的灯光。也难忘我写作时常去的马斯维尔社区图书馆,那里虽然空间逼仄却有免费无线网络以及礼貌、清静的环境。还有给我提供了很大帮助的伦敦大学图书馆,那其实是一座校际图书馆(伦敦大学其实是由多个独立的大学院校组成),但它对每个学生都一视同仁,帮助有加。还要感谢陪伴了我一年的照相机,帮我留下了伦敦不少美好瞬间,也在采访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部分照片在这本书中得以向读者呈现一个更真实的英国。

随着毕业、迁徙,这本书的后期写作一直在动荡状态中进行,是太太给我不断的鼓励和鞭策,使一个民主政治的门外汉能够坚持写完这本粗浅的入门书,为英国的这一年留下厚重的记忆。

还要感谢我远在家乡潮州的父母。他们一直默默关注我的动态。因为这个需要他们学会了使用电脑上网,看博客、看新闻,和我们视频聊天。父亲虽然一直敲打我在政治研究上要谨慎,但他也在半年前开始看韩寒的博客并大加赞许。我想这就是互联网的力量吧。它的持续发展能让文明和价值观传播得更深入,打破时代和年龄的鸿沟。

作为近几年来在我个人发展上的引路人,香港大学的陈婉莹教授令我获益良多。是她把我带上了这条向国际化靠拢的道路。正是她的决定,让我有到美国亲身采访总统大选的机会,也使我对民主政治的研究产生了初步的兴趣。

我在伦敦大学学院的授业导师David Hudson,Jennifer Hudson,Ben Worthy,Meg Russell向我开启了政治科学学术世界的大门,让我这个来自遥远东方国度的驽钝学生能在年过三十后接触到另外一个新世界。

在此还要特别感谢南方日报出版社副社长谭庭浩先生、编审梁建华先生。我们之前已经在我的第一本著作有过愉快的合作。这本书能够顺利出版,有赖于他们的慧眼和爱护。特别是梁建华先生花费了大量的心血校读。

此外要感谢上海《东方早报》国际部魏星主任和杨小舟编辑。本书的部分文章曾以专栏形式发表在他们的版面,读者的反馈使我能够对文章不断进行改进。

最后还要感谢我们在伦敦的邻居吴晓玲和陈劲松夫妇,他们在伦敦生下了一个可爱的男孩。伦敦的日子是美好的,正因为有这样一些朋友相互帮助。

现在,一闭上眼,我经常能嗅到伦敦的味道,那是一种清冽的、规范的,又富有人情味的味道。我也经常梦回东芬奇利那不甚宽阔却充满阳光和美丽小店的High Road上,耳畔响过北线地铁有节奏的铁轨碰击声,灵魂便随即上车,一直通往伦敦最中心的特拉法加广场去,南瞰威斯敏斯特,西望白金汉宫,身躯混迹在从世界各地而来的人群当中。

2010年11月21日
定稿于上海徐家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