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y on, 你唯一的选择

Carry on, 你唯一的选择

入秋,天开始黑得很快。下午四点多,天空就进入灰暗的状态。通常说一个人敏感,就说他“悲秋”。然而我想在现今中国污浊的空气下,顶着晦暗不明的夜色,拥挤各种公共交通工具回家的都市人群,心情不落寞或者恶劣,也是难得的。

我们和这个国家的相互依存,或者相互拉扯,到什么时候会有新局面产生?

好像很难,就如街道上地沟油小摊一直生意络绎,剧院门口黄牛依旧大摇大摆,开车加个塞医院塞个条子无法自控。在这片土地,很多存在很自然地被合理化,然后我们也在合理地忍受他们的存在。

所以,我在想,如果我走在办公室背后凤阳路这样集各种中国特色大全的小路上,碰到一个弃婴,我会不会做什么帮助性的举动?我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会很犹疑。

十一月了,去年的那场大火已经过去一整年了。在过去的这一年里,我们有什么变化?是公益行动观念更深入人心了吗?是对灾难事故更群情激昂了吗?是对乔布斯逝世的痛惜,然后更加怀疑中国的创新能力?还是更加麻木了?

哦,还有,这一年下来,我们还看到了资本主义国家的金融又一次不行了,又一次全球金融危机隐隐抬头。风景这边独好。我们理应对自己的国家有更多的信心。诚然如是,中国现在的情况不算很坏。但是我又看到那些财政濒临破产的国家,社会文化慈善活动还是照办不误,该听歌剧的听歌剧,该办展览的办展览,该游行的游行,然后该回家的回家。政客们并没有在社会非常时期把预算都用在维稳上,而民间的融资能力也有足够的活力,投向他们认为该投的地方去。社会生活还在健康地运转着。

我们是一个富国。但社会生活太多需要的有机部分,都是由民间自发在打理着。上边不制造些障碍已经不错了。健康的对话机制不会那么快形成。社会各方面的相互呼应,也还不够。

唯一能改变人的只有靠文艺复兴。“这个社会需要一场文艺复兴。”我的一位朋友如是说。

所谓文艺复兴,即要培养人心人性,以及现代社会的理念。如果不能摆脱成王败寇的惯性,则社会而无宁日。岳南在他的《南渡北归》中,引述胡适在49前夕写给毛泽东的一封信,说明胡适的天真幼稚。信中大意是,贵党今日已经成为中国的第二大党,何不停息干戈,一起执政?看美国民主党,数十年终于获选总统。英国工党,20世纪初还是羸弱小党,1920年代已经入阁首相,并在二战后把国家功臣保守党的丘吉尔选下台。这封信,在当时的情境之下,对于箭在弦上的解放大军,当然显得与虎谋皮。但其中的观念,却透露出中国社会循环反复争夺的解决办法,就是大家回到议事桌上来,做一个现代人。

我们现在还没有和谁谈判的力量,我们最先要做到的是和身边的人交谈。除了独善其身,你有没有试图用自己的观念和行动影响周围的人,哪怕引起一些讨论和协商?我们生活在一个脆弱的社会,一切的突变都事先不打招呼。房市一跌价,老业主们都坐不住了,纷纷去开发商处闹。按道理中国股市也运行20多年了,对涨跌观念本来应该熟于人心。但是房子不一样,过去几十年来谁见过房子跌价?而且是全副身家陷进去的跌价。在房子几乎是中国社会草民唯一的安全感来源的情况下,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造成社会信心的崩溃。正因为这种安全感的脆弱性,如果能在任何一场风暴来临之前,培养自己和身边朋友的平衡力,培养群体的协商能力,我们就对平衡社会做出了贡献,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一个现代社会的建成多么缓慢,它需要有持续的价值观,有共同的理念体系,有足够强的耐受力,对权力适当的约束,还有足够包容和辩证的度量。其中任何一点都需要长期的过程。我们只是其中一程的接力者。即使你最终不能到达终点,也不能让接力棒从你这里掉在地上。Carry on,是你唯一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