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差一点在身边发生 
 
其实隐隐有预料,周星星的成都之行,应该会和上海迥异。

但是一切还是人的想象力无法企及的。

星星这次换了蓝黑色的西装,一件黑色的长风衣拿在手里,而里面只穿一件印着足球的长袖T恤,一边袖子是绿色的,一边却是蓝的。比在上海的时候,随意很多。

但是这一次,却没能像上次那么潇洒了。

由于深知每一次活动必然是一场战斗,我把早餐与午餐并作一顿吃,虽然只有一个硬面包和两个小肉包,一盒利乐包的牛奶。虽然计划还可以陪周吃个20多分钟的午饭的。

整个校园像节日一般,学生们漫无头绪地聚集在校园的各处,聊着天,像野草一般,容易被火点燃。

其实在校门口,火苗已经开始烧灼了。连一辆警车开进来,都能引起一阵围观和骚动。因为它或许意味着后面就是主车了。

而《功夫》红黄色相间的大幅海报,更像燎原的火舌一般烧灼着每个人的心。

穿着民族盛装的学生比比皆是,因为这样有较高的获得星星点名发问的几率。要去机场为星星鲜花的一位彝族和一位藏族姑娘显然有点紧张,脚步都显得不稳。

艺术系的学生们在办公室里排练着台词,学生们激动地想象着见面的场景。一个女孩子说,我这么高,星星会不会感觉有压力?他多高啊?

一切似已停当。我坐上迎接的车前往机场。车子停在贵宾通道的出口。但我们却来到了一个挂着边防检查的贵宾休息室。

由于进入了机场,星星这次比上次更快地见到了。飞机刚停不到十分钟,他就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然后被迎入贵宾室,里面是寒暄,拍照。边防检查的领导也来合影了,某领导的十岁小孩也从学校跟着来了,他看起来有点呆呆的,但拿着一个大件豪华手机接听电话的样子却像个大人。

黄圣依是我第一次见到的,但是她实在是气质过于普通了。就像一个特意涂脂抹粉的小女孩,没有出众的地方, 身材也比资料说的165要矮不少,脸非常细长。

没有人过多地在意她,虽然她是“星女郎”。一切注意力都是星星、星星、星星。

成都商报的女记者竟然一路跟着香港的飞机飞来,而且在机场内还安排了一个内应。一直在联系我们的华西都市报却被挡在机场门外,如果知道了,他们要气死了。

虽然寒暄了那么久,但是边检的警察叔叔们却没有能提供强有力的保卫,仍然安排星星从普通通道走出去。当星星还在向校长赞叹手中的花漂亮时,机场门口的fans一齐拥了进来,门口仅有的几名警察一触即溃,从那时起,我就对四川警察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没有办法,星星只能往后走,退回到休息室。像上次和元秋借睫毛笔那样,他向我借,用于刷眉毛,我没有,问女警,女警也没有,只能找成都商报的女记者,她们倒是雀跃了一番,但立即就恢复了职业本能对我采访,问是不是刚才弄乱了啊。又有记者对我拍照,被我一掌挡住了。

保安们商量了半个多小时,依然只能采用往大门硬突的方法,只是这次有了十个保安帮忙,总算冲出去了,但是星星背后依然挨了一掌,随后那人被我一掌推开。

很奇怪成都的fans为何总是像猴子一样跳将出来,人人蜂拥上来,不只是围观,而是想摸他一把,甚至打他一把。这实在是很头疼的。

午饭果然因为时间耽搁取消了,这证明了我的英明。

演讲终于开始了,这次的学生提问实在弱智,有的问星星我晚上可不可以和你吃火锅,有的问星星你可否给我抛个媒眼。有的问我可以成为功夫2的女主角么。但是场面实在太火爆了。整个体育馆三千人都一直站着。学生们近乎疯狂。而场外,有票的学生也已经不让进了。也聚集了几千人。

成都商报的记者在稿子中这样写到,现场像夹心饼干一般,有人眼镜被挤掉了,有人哭了起来,有的人愤怒自己买了黄牛票还进不去。 他感觉:今天肯定要出事了……

幸好时间很快过去了。星星被拉到楼下的停车场上了车。但是出不去。窗外学生们地动山摇地呼喊。相隔仅200米的新闻发布会现场竟然去不了。

星星自己想了个计谋,先开出学校,等学生散了,再折回来。

于是铁闸门一拉开,人潮如鲫,汽车冲了出去,但几乎开不动。警察无法阻挡人潮的冲击。于是车玻璃经受了考验,我非常担心那些玻璃的质量,学生们的大手在上面拍击着。但是事实证明日本人的产品确实过硬,尽管这辆丰田面包已经破旧,但是它仍然阻止了一场事故的发生。

一个穿着蓝色运动服的学生竟然拉开了车窗,把头探到里面大喊:周星驰,让我见见你!我一狠心,一掌把他打了下去,他的手还拉着窗沿,窗子关不上,很快手又被保安打掉,车子刷的一声关上了。

终于出了校门。据说学生散了1/3,新闻发布会也无奈宣布取消了。

黄圣依怂恿着大家去吃火锅,周星星和朱家欣都很赞同,他们真是饿了。但是又还是想见一些媒体。几番商量之下,他们决定去机场。在机场找一家火锅店。

但是机场并没有好的火锅店。转来转去,去了一家叫做“成都老号鲜味鱼庄”的小店,后来这个店被华西都市报称做“鸡毛饭店”,大概是成都的俗语。之前我们曾经考虑过旁边的一家叫做“口福水煮鱼”的饭店,但是它最终与星星无缘。

刚进去的时候,饭店还很安静。大家围着四个小桌开始吃。气氛良好。

但是气急败坏的华西都市报带着大批的人赶了过来,于是消息一传十十传百,饭店四周开始有人大声喧哗着周星驰。

媒体发布会在一个简陋的小包间进行,这大概是星星难得的体验。平时的餐桌只留一把椅子。华西都市报数番献宝,女影迷激情献抱。女老板也带着女儿来了,要了两个签名,说这两个签名可以挂在门口了。我开玩笑说这餐可以不要钱了,她回头说,我是不要钱啊。

但是,谁也没想到,这厮事后居然和成都商报报料,说星爷吃饭不给钱,后来还收了学校3000多块的餐费。4桌小饭菜哪里要得了3000多?

我大声嚷着让大家配合,扶着星星从玻璃杯子碎片的地面上过去。

到了门口,大势不妙。几百人围在门外,小饭店的玻璃门岌岌可危。但是它们居然和日本玻璃一样质量优良,充分证明了我国改革开放发展的成果。

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的。星星一出门,人们又想上来摸它。终于,一个男子抢走了星星的棒球帽,星星有点站立不稳,我也是,在那个瞬间,我甚至感觉历史要在身边发生了。会有某些大事要发生。

星星的头发披散出来,愤怒地看着四周。很快,我和他助手又打开了一条路,把他送上车。他还念念地责问为什么要人抢了他的帽子,虽然他的帽子很快被送了回来。

据说后来现场有人说丢了手机,饭店的花盆被踩烂十几盆。但是人们像沾了仙气一样喜悦。

终于到了机场贵宾室,成都的一场混战也宣告结束了。

而我也连夜赶回了上海。

Kongfutea

Li Zixin is a journalist, writer, international traveler and "story curator". He is the founder of China30s.com (中国三明治),a story -telling community for the "sandwich generation" in China.

这是李梓新的个人作品库,同名公众微信请搜索cnmediaorg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