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接受民主党总统提名演说现场

奥巴马接受民主党总统提名演说现场

那一场让无数人落泪的演说,是在盛夏末期的8月28日上演的。奥巴马接受了民主党总统提名,而美国人也正式接受了奥巴马。

下午两点的时候,丹佛市中心西北角的Invesco体育场开始成为跳动的心脏,而每一条通向它的道路都成了热烈的动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往这个丹佛野马队的橄榄球主场进发。等待入场的人们排成了长龙。

“Need Ticket”,道路两旁,黑人女孩在胸前挂起了标语牌,她们的目光几乎要杀了我这种脖子上挂着通行证的“特权者”。那个绿色的通行证在那一天是快乐的代名词。

一路上,父亲把女儿托在肩上,平静地前进。他要让女儿早早地见证历史,在她的血液里早早埋下民主的因子。各种肤色的人群在走着,互相打着招呼,是什么样的魔力让他们突然有了革命同志式的友谊?

热狗、可乐、薯条必不可少,美国式的体育精神和政治异曲同工。“Fair Play”是每项竞赛的追求,尽管每个人都知道它很难,但是那天晚上,人们把希望放在第一个正式参赛的黑人身上,希望他去取代领先跑了8年的共和党人。

进入体育场,那是难得见到的壮观场面。体育场顶部的轮廓呈波浪状,而每个人就是波浪里头的每一朵浪花,或者是一粒分子。黑压压之中又亮着一些灯火,就像黑夜里的光芒。到处是挥舞的国旗,美国人的爱国情感是外露而泛滥的。而为什么在中国,高调地爱国,会被人戴上民族主义的嫌疑?

这一天是被精心选择的。45年前的同一天,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说,激励了几代美国人。而今天,人们相信他在天上俯视众苍,会因看到这里的灯火而欣慰,特别是灯火之中,那个黑肤色的中年人。

美国人在人前总是语言贫乏的,面对这样的场景,也只是Great, Awesome, Wonderful翻来覆去。但是每个人朴素的情感汇成海洋,又通过电视流向了全世界。

当夕阳西下,夜晚降临,体育场的灯光打开,两侧的大屏幕播映起奥巴马童年生活片段的录影带时,一个轰动全球巨大的政治娱乐派对终于开幕了。

米歇尔·奥巴马在录影带里,回忆起那个名字有点拗口的小实习生,是如何最后成为自己的丈夫,乃至今天全球瞩目的宠儿。奥巴马放上他和亲生父亲的照片。尽管老奥巴马只和他相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并在若干年后死于车祸。

蓝色的走道在灯光下有点暗,奥巴马的影子被拉长,就像那些被拉长了的期待。我不知他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有没有迟疑过,为了这一步这个国家已经等待了232年。当他终于迈出第一步时,人潮中爆发的声浪能传到附近的落基山上去。他瘦长的身影在巨大的舞台中央显得孤独,但又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I accept your nomination for presidency of the United States!”

演讲一直持续到8时56分。当焰火升起,彩带飞舞,全场痴狂之时,属于奥巴马的美国梦开始升腾,马丁·路德·金45年前希望黑人白人平等相处的梦想,在今天被一个白人和黑人的孩子来实现。

人潮开始散去的时候,风吹得更大。在那个时候,奥巴马还是人们心中一个美好的愿望,但他能不能当选,答案还在风中飘。

 而在奥巴马接受提名演说的第二天,麦凯恩做出了一个可能让他至今追悔莫及的决定,他爆炸性地选择了阿拉斯加州州长莎拉·佩林作为他的竞选搭档。

那个时候,我刚刚起床,翻看着《今日美国》上奥巴马的大幅照片,手里是一碗30美分的日清方便面,眼睛盯着CNN,看着这个女人这样走进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