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rican American 非裔美国人

African American 非裔美国人


弗吉尼亚Leesburg,奥巴马集会上的黑人小孩(图/功夫茶)

黑人在美国经常被通常为“非裔美国人”,尽管很多人再也搞不清楚自己的祖先是否来自非洲,但在奥巴马当选之前,直呼一个人“Black”有时要冒一点政治风险。虽然,直呼一个人“white”已经习以为常。但是“Black”在过去的两百多年里,还是敏感得让称呼的人神经警觉。

可以说,奥巴马的当选让黑色皮肤重新成为一种骄傲。就像大多数非洲黑人一样,越黑越是美的象征。

关于美国黑人,有几个数字是需要注意的。

黑人其实不是美国第一大少数族群,其12%的总人口比例落后于拉丁裔美国人的15%。但是黑人在合法选民中的比例是12%,高于拉丁裔的9%。在2004年实际投票的选民比例中,更以11%比6%领先拉丁裔。而这一数字,在2008年达到13%的历史新高。所以,黑人是两党候选人重点争取的第一少数族裔票仓。

其次,黑人的贫穷程度较高,平均收入水平处于社会最底层。只有11.6%的黑人家庭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而拉丁裔是14.6%,亚裔更高达35.4%,为全美之冠。家庭年收入低于2.5万美元的贫困人群中,黑人占35.9%,同样高于其他族群。

但黑人又是除白人之外最扎根本土的人群,只有5.2%的黑人是出生于外国,略高于白人(2.7%),但远低于拉丁裔的25%和亚裔的61.4%。这说明他们非常土生土长,外国移民很少。而黑人的英语水平甚至比白人还好,95.7%的黑人在家里说英语,略高于白人(95.2%),远高于拉丁裔(28.2%)和亚裔(28.6%)。

通过这几组数字,黑人这个族群的形象基本可以勾勒出来:最大的少数族裔选民群体,经济收入低,本土化,英语好。这样一个群体,两党候选人当然需要重点照顾,因为它包含了几个重要议题:种族、低收入人群保障、本土与移民关系以及总体意义上的经济景气问题。

由于大多数出身底层,黑人天然地支持民主党,2006年的调查发现,64%的选民支持民主党,32%是中间选民,只有4%支持共和党。而这一次,由于有奥巴马的出现,黑人对民主党的支持率更高。最后有95%的黑人投票给奥巴马,只有4%投给麦凯恩。(PEW研究所统计)。同时有19%的黑人选民是第一次出来投票。

有趣的是,我在共和党大会期间,也碰到一个黑人共和党联盟的人。他们给我一个宣传册,上面写着:“马丁·路德·金是共和党人。”这是他们最大的卖点,谁也没想到黑人民主运动的先驱居然不是民主党人。

奥巴马的出现,可能是一种历史的偶然。我并不那么认为那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因为奥巴马的个人能力、魅力、时运实在过于独特。如果他不是黑人,那么黑人总统的出现将可能推后几十年,也是正常。我将在后文具体探讨奥巴马这个个体现象。

奥巴马之于黑人群体,颇有一种电视剧式的苦尽甘来、含冤得雪的象征性大团圆结局。全世界的观众都乐见其成,也有附和美国草根民意的涵义在内。弗里德曼接受我们队员采访时说,美国内战到2008年11月4日才正式结束了,这是一种作家式的笔法,是对这种象征含义的最大化诠释。我也不反对。

11月5日在旧金山看到的乐呵呵的黑人收银员,以及后来每天在我们公寓附近出没的护士学校的黑人学员,Dupont Circle街头表演黑人打击乐的垃圾桶“鼓手”,以及拒绝了我一个同伴施舍one dime的黑人流浪汉,他们的生活有没有因奥巴马的当选变好了。华盛顿波诡云谲的天空会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