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rican University 美利坚大学

American University 美利坚大学


美利坚大学学生在排球赛中

美利坚大学坐落在离我们住所不远的地方,走路过去大约半小时,如果坐地铁则坐一站到AU-Tenley站,然后有免费校车接送。校区不是很大,分为东西两区,有约一万学生在那里就读。

用的是American这么大的名头,它却是一所私立的学校,建于1893年。如果在中国,一座叫作“中国大学”的高等学府是私人创立,是多么难以想象。不过它的背景也非同寻常。它是由John Fletcher Hurst主教在乔治•华盛顿的遗愿基础上建起来的,得到了国会的支持,所以它是和乔治•华盛顿大学一起,仅有的两所毕业证书上有国会印章的大学。在1960年代,美利坚大学曾作为肯尼迪政府智库的所在地之一。

由于和政治上的千丝万缕的联系,2008年,美利坚大学的学生还被《普林斯顿评论》年报评为“最热衷参与政治”的大学生。

同时,美利坚大学还和多个国家开展交换。我认识的两位中国学生,傅浩和吴琼,便是申请了VOA(美国之音)的奖学金过去的。他们的项目为期一年,中间要到VOA实习,但并无工作要求。

从我们的Consulate Apartment出发,沿着Van Ness大街往西走,穿过小树林般的高级住宅区,到了内布拉斯加大街左转,穿过马萨诸塞大街就到了美利坚大学。在9月26日晚上第一场总统辩论开始之前,我和同伴郑加良便是冒着小雨走完这段路程。

那天先看了一场女子排球赛,对手是哪个大学忘了。门票5美元,但我们一说是媒体,便什么票都不用就放行了。美国人对媒体还是很尊重的,更何况我们还有400D相机充充行头。

现场气氛热烈,发放免费的T恤,蓝色是他们的标志色,LOGO是一只鹰。T恤上印上赛程时间和对手,是一个不错的主意。现场的乐队和啦啦队都训练有素。在美国,体育是一种真正让人enjoy的东西。

我经常想起,从小学、中学、直到大学,我都没有参加过几场正式组织的比赛。中小学就不用说了,大学里的足球赛也是冷冷清清,就像一群人自娱自乐,也没有组织性可言。这甚至是我至今一个很大的遗憾。在一个稳定的队伍里踢球是一种真正的愉悦,彼此大家都很熟悉,而不像平时那些Pick-up Game一样,只能踢踢野球。不知道我的儿子,长大后能不能有适合他的体育文化氛围。

总统辩论同样是Party的一部分,每个人都可以盛装出席,高呼喝彩或者喝倒彩。在一个淋漓的雨夜,总统辩论对于他们来说,就像一个可以打发时间的电视剧一般,真人秀看看是不错的,其实大多数学生对投谁已经心有所属。

那个夜晚的唯一遗憾是我丢了第一次使用的黑色雨伞。那是太太在香港送我的。那也是我唯一一次在美国丢东西。而我走之前的一天,把钱包落在一间书店的收银台一刻钟,回去都能找到。但那把黑色的雨伞,却一直消失在那个黑色的雨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