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T

AT&T

在美国用的手机运营商是AT&T,虽然这个500强排位靠前的公司还拥有大名鼎鼎的贝尔实验室,但是其信号,说实话,却不如中国移动。

可能也怪华盛顿以战争工事的标准来修民用建筑,所以地铁是不用指望有信号的,连地下室也查无此网。在某些转角的地方,信号都显得极其微弱。最可怜就是我们的公寓里面,信号也乏善可陈。结果呢,如果我要清晰地打电话,只能有两个选择:跳到堆满杂物而且寒冷的阳台,或者穿过长长的过道一直下到楼下大堂才能清晰地听到对方说什么。

我们用的手机是预付费的,手机价格只有50美金,每天要付一块钱租金,然后同是AT&T的用户就可以免费互打。网外的就是1毛美金每分钟。但是无论网内网外,收发短信都要1毛5一条。这一项几乎要了我的命,在我们最后一天四地联动报道大选的时候,犹他大学的Jed每隔几分钟就给我发一条最新消息,他用的是别的套餐,发短信免费。去苦了我这边,每次短信铃声响起,往往先是那条扣费的信息,然后正文的那条信息才接踵而来。美国人也比较龟毛,每打完一个电话,每收发完一条短信,都要有一条短信说你刚用了多少钱,你的帐号还剩下多少钱。让我后来听到那些声音简直有神经质的倾向。

该手机也用充值卡充值,有25、50美金两种,也可以直接到AT&T营业点充值。可是在“万税”的美国,买一个充值卡也要付10%左右的税。有一些营业点要收税,有一些却又不用。令人搞不懂。

如果用该手机打回中国,则无异于自取破产,每分钟要接近2美金。于是去买一种长途电话卡,该卡用手机打,本身还要收手机的费用,再计长途话费,而且还经常多扣钱。听说要用唐人街卖的专用卡才最划算。10块钱可以打1000分钟,可惜我一开始就买了太多长途卡,到后来都没有机会去尝试。

该山寨手机还有一大特点,是不能静音,如果有特别重要严肃之会议,只能关机了事。不然其声音又极其响亮,有让人从座位上跳起来之能量。

此外,由于AT&T顽固地坚持与Iphone的捆绑,让无数想从美国出口Iphone到中国的亲朋好友的游客望而顿足。两年的合约要白白花掉数千人民币。在美利坚大学读一年项目的吴琼同学说,为了用完这个合约,我无论如何都要在美国多呆一年。

在行将离别的时候,估摸要给手机充多少值是一种心理病态。又不想太多,又怕不够用。在执行大选连线之前,我充了50美金,又被赠送了10美金。但是在Jed同学的短信轰炸下,渐渐不支,后来在旧金山又充了15块。在用最后的三块钱给在香港的太太打完电话后,我把该手机留在了美国。回来后却发现还多了一个充电器在包里。